您当前所在位置: 茅永宽:天地览大美光影记扬州
茅永宽:天地览大美光影记扬州

人物名片

1933年5月出生,扬州市文化馆研究馆员,1993年离休。从事摄影50多年,1981年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曾任扬州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解放军报、解放军画报特约通讯员。曾被中国摄影家协会授予“从事摄影30年”荣誉章,被中国晚报新闻学会授予“新闻摄影终身成就奖”。出版摄影专著《摄影技巧与数码影像》《天地有大美——中国风光摄影艺术》。

 

 

茅永宽结缘摄影50多年,而今,虽然已84岁高龄,但他仍然身挎相机东奔西走,马不停蹄。摄影界给了他一个美称——“影痴”。

50多年来,茅永宽手握相机,坚持不懈地进行摄影创作,除了以扬州园林和里下河水乡为创作基地外,曾先后七次赴四川九寨沟和米亚罗,二十余次赴皖南和江西婺源,五赴云南香格里拉和四川稻城,以及去新疆、甘南、青海、内蒙等地,拍摄风光和风情作品,作品多次在国内外重大影展和影赛中入选、获奖,2011年被美国纽约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授予“摄影终身成就奖”。

他说,自己的摄影之路,是从拍摄扬州园林风光起步,作品获得全国乃至世界认可,更是对扬州美景的认可。他说,扬州有着他拍不完的素材,扬州的传统文化,值得他继续用镜头来记录、传承,向更多的人讲述扬州的故事。

 

摄影创作

从拍摄扬州园林风光起步

数十年拍遍祖国大好河山

 

茅永宽的工作室,其实就是他家楼上的一个大房间。随处可见他的摄影作品,电脑里更是保存着大量50多年来创作的作品。

与摄影结缘,对茅永宽而言,或许是偶然中的必然。事情追溯到茅永宽的青少年时代,茅永宽回忆道,自己以前曾是解放军八一篮球队的运动员,有机会到各地去打球,也可以趁机到处玩玩,于是,他就带着海鸥牌小相机随手拍,看见好看的新奇的画面,或者标志性的建筑,他就拿起相机,“咔嚓”一声,记录在胶片里,看见冲洗后的照片,他很有满足感。

慢慢的,摄影也成了他的一大兴趣爱好,也激发他深入这一门艺术,于是,无论在哪个城市,一旦有机会,他就会找一些摄影书籍如饥似渴地阅读着,从中获取“营养”,取长补短,听说哪里有摄影的讲座,他也会争取到现场一饱耳福……

后来,转业后的他被安排到扬州市文化馆工作,生活在古城扬州,感受着浓郁的历史文化氛围,热爱摄影的他更加钻研摄影,享受着那段充实而快乐的时光,他说:“在文化馆的10多年时间里,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办辅导班,和很多摄影爱好者们一起学习、一起成长……”这10多年里,他不断“充电”,加上对艺术的执著追求,为他此后的摄影艺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93年,茅永宽离休后,更加倾心于摄影,他走遍祖国各地,拍摄美丽的中国风光,以此作为毕生的艺术追求,因为他认为:“作为一个中国人,就应该热爱祖国的优秀文化,而‘中国风光’具有世界性,值得用一生的时间、精力去拍摄!”

“我走遍祖国大好河山,还是觉得家乡最美。我要用一生的心血,拍摄扬州美景。”茅永宽说,数十年来,他踏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拍摄了很多美丽的风光照片,但家乡的风景在他心中永远是最美。茅永宽的风光摄影,是从拍诗情画意的扬州园林起步,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就已经开始在不同的季节从不同的角度拍摄,不少片子还获得了国际、国内的大奖。

茅永宽说,自己的作品在得到全国乃至世界认可的同时,也通过这一平台,扩大了扬州园林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也是传承扬州历史文化的一种方式。

 

曾拍摄“张爱萍在方巷”

镜头留下扬州“历史瞬间”

 

在这50多年的摄影生涯中,茅永宽特别重视保存底片,他保存了几万张各类题材的底片,其中,《文昌阁四十年史话》《红日照方巷》《知青“上山下乡”》《深挖洞·文昌阁 728人防工程》等老照片,已经成为珍贵的扬州影像记忆。茅永宽表示,这也是作为一名扬州人,对家乡扬州历史文化传承的一种方式,从这些老照片的“历史的瞬间”,可以讲出一个个生动感人的故事。

比如组照《文昌阁四十年史话》,茅永宽是想通过古城扬州这一标志性建筑——文昌阁为背景,反映出古城扬州四十多年来的发展历史进程和改革开放的巨大变化。于是,选择了从1966年文化大革命“革命造 反楼”到2012年文昌阁的新貌,以六幅不同时期的历史瞬间照片见证扬州日新月异的变化。

2015年,位于邗江区方巷镇的“张爱萍在方巷”史料陈列馆正式对外开放,全面展示张爱萍将军在方巷的工作和生活经历。这些珍贵的史料中,就有茅永宽拍摄的作品。而今,他还保存着1966年《红日照方巷》张爱萍在邗江县方巷大队开展社教运动的相关珍贵照片。

张爱萍将军于1965年9月2日至1966年4月27日在方巷公社方巷大队开展社教蹲点工作。“张爱萍从北京到扬州地区的邗江县方巷大队蹲点,率领社教工作队,开展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茅永宽回忆道,“当时,我在扬州军分区政治部任宣传干事,奉命与华东军区政治部摄影记者邓守智一道,随同张爱萍在方巷大队摄影采访两个多月。这一组照片,当年部分发表在1966年第9期《解放军画报》。”

 

离休后光影记录祖国风光

“三闯西藏”成摄影界佳话

 

茅永宽自封“风光摄影自由老人”,1993年离休后,他有了更多时间走进大自然的怀抱,如痴如醉地捕捉美的瞬间。

“以前,我主要在扬州及周边地区拍摄,离休后,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我觉得,世界这么大,我应该走出去,放眼全国去拍摄。”他说,从离休后至2014年的这段时间,是他走向全国各地摄影创作的高峰期,这20多年里,他每年都选择去西部、西南或东北,拍了大量的中国风光。

茅永宽三闯西藏,让人敬佩,也成了摄影界的一段佳话。

“我第一次进藏是在1998年10月,当年67岁。”回忆第一次进西藏的场景,茅永宽至今记忆犹新,“一辆老北京吉普车,行程40天, 6000多公里。那时候带了40个胶卷,一部理光135,一部玛米亚120 6X7相机。2000年9月《中国摄影报》曾作了专题报道。从此,‘影痴’这个绰号便在摄影界传开了。”

此后,第二次进藏的强烈愿望,多年来一直藏在茅永宽的心灵深处。尤其年过八十以后,“八十老翁再闯西藏”的念头更加强烈,“不少摄影老友奉劝我说,你想想自己多大岁数啦,不要命了吧!也许是我‘影痴’的一种精神追求,决定还是去挑战一下大自然、挑战一下自我吧!”于是,2013年7月22日,他终于从昆明向西藏进发了!两辆“牧马人”越野车,五人同行,共计20多天,行程6000多公里。“我终于多次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度拍片子,并到达了珠峰大本营。身体且无多大不适的反应,这一关我闯过了,圆了我又一个西藏梦,但遗憾的是没有走进阿里。”

正是有了第二次的遗憾,也激发他第三次进西藏,“第三次进西藏是在2014年的7月。摄影人常说‘不到阿里就不算到西藏’。走进阿里的强烈愿望,使我第三次进藏成行。我和几位影友在拉萨租乘了三辆越野车,从阿里南线进入,绕道大藏北返回拉萨。”

“美丽的西藏是永远可拍摄的主题,它使我想往,使我痴迷。”茅永宽说,有一位文学家在为他写的《天地有大美——中国风光摄影艺术》一书作序时说:“是一种境界。执一端而始终不渝,天人合一,物我两忘者方可成‘痴’。对事物爱而能痴者,方可进入无极之境。影痴茅永宽以人情观照物态,于物境中融入人意,对于意境美那种孜孜不倦的追求,是他风光摄影作品最为鲜明的艺术特征和精髓所在。他拍山、读山、懂山,自己仿佛就成了山,具有了山一样的刚毅和执著;他摄水、迷水、恋水,自己仿佛就化为水,周身激荡着水一般恣肆汪洋的灵感和激情……”

这也成了茅永宽风光摄影追求的意境,“使我力求以一个新的视角、一个新的表现方法去拍摄西藏。”

“我在西藏拍雪域风光,如冰峰、云海、湖光山色这些片子时,避免俗套,以中国传统美学的规律和基础,尽量将片子拍得出奇求精、现代感强,表现出当今极致动人的‘高原自然美’。”茅永宽说,当他看到那些原生态环境中的藏寨民居和寺庙时,觉得比起拍摄“雪山流云”更能表现出“人与大自然景象的融合美”,“当我在阿里接近可可西里无人区见到了藏野驴和藏羚羊时,心情格外激动,好似已完全将自己置身于数万年前原始的大自然中,尽情地思考和拍摄,感悟到亲近历史、亲近自然,反映高原真实面貌,以艺术手段记录当今西藏高原‘人与自然融合’的生活美景,更具有其现实意义与历史意义。”

茅永宽说,在一路行车途中看到的许多好景,由于路途长、时间紧,大部分只能在车窗里抓拍。无论什么时光与气候条件,都不可能讲究“创作”用光,也不可能支撑三角架了。只能在现实观察中,去抓取那些有高原地域特色的照片。

 

摄影心得

力求画面唯美隽永意蕴丰厚

让祖国大好河山感动观众

 

50多年前,茅永宽拿起相机拍摄,是出于兴趣爱好和工作需要,但是,慢慢的,他爱上了摄影,并痴迷上了这门艺术,按快门的时候,他总是追求镜头里的画面是唯美的,是诗情画意的……

数十年来,他踏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拍摄了很多美丽的风光照片,也收获了累累硕果:1996年被中国摄影家协会授予“从事摄影30年”荣誉章;2002年3月被中国艺术摄影学会授予“中国优秀摄影家”称号;2003年3月被《中国风光摄影作品选》编委会、香港视觉艺术交流学会、香港中华文化教育交流学会授予“中国优秀风光摄影艺术家”称号;2011年2月, 被“美国纽约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授予了“摄影终身成就奖”;2014年1月,被中国晚报新闻学会授予“新闻摄影终身成就奖”……

这其中,茅永宽对作品《梦幻圣境》2013年获第七届中国西藏珠穆朗玛摄影大展银牌奖有着特殊情结,这是茅永宽2013年7月摄于由那木错去珠峰的途中。回忆这张照片的创作构思,茅永宽的思绪回到了2013年7月:“那天的早晨,一束阳光从云中透射大地。逆光下,村庄里的一对牦牛轮廓清晰,暖色调的轻雾环境,神秘而温馨,我立即感到了这是一个极有情趣、达意美妙的难得画面,便连连抓拍了不少张。传统的创作手法,使得画面简洁,色彩和谐,影调低沉,藏区含义极深。”

他不仅用镜头捕捉美的瞬间,更是通过摄影艺术传承与弘扬中国传统美学。其中,发表于《大众摄影》2015年第11期的组照《心中的阿里》,也是茅永宽的得意之作。《大众摄影》编者评价:“西藏是摄影人的天堂,无论风光、寺庙,还是勤劳朴实的高原人民,都值得摄影人用镜头去记录、去赞美。作为一名八旬的摄影家,茅永宽赶赴西藏阿里,在冰峰、云海等雪域风景中追求着对摄影的那份执著与感动。茅永宽力求以一个新的视角、一个新的手法去拍摄西藏,以中国传统美学的规律和基础,尽量将传统拍摄技巧与现代感相融合。”因为通过作品《心中的阿里》,表现出了高原的自然美以及个人对西藏的情愫,更是表达出摄影人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

 

出版多部专著分享摄影心得

致力传播中国风光摄影艺术

 

不仅用镜头聚焦“中国风光”,茅永宽还不断总结拍摄经验与他人分享,先后出版了两本摄影专著:2004年9月、2011年6月,《摄影技巧与数码影像》《天地有大美——中国风光摄影艺术》先后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得到了摄影界的好评。

凝聚了茅永宽数十年摄影心得的《天地有大美——中国风光摄影艺术》,则是他最呕心沥血的作品,全书以摄影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有风光摄影作品和图例400多幅,分设六个章节,从不同角度体现了华夏大地山川河海之灵气。值得一提的是,每一幅摄影作品都附有精彩的“文学赏析”,并附上了作者的创作构思与拍摄体会,表现出了摄影者的美学理念、艺术语言,以及独特的艺术风格与个性。

最近,茅永宽外出拍片之余,在家里的工作室里整理数十年来的摄影作品,他希望将自己的摄影经验与更多人分享。此外,扬州多所高校还曾聘其教授摄影课程。他说,“这些年来,我和摄影爱好者处朋友,征求他们对我的作品的看法,也毫不保留地介绍自己的拍摄体会。”

“拍摄中国风光是我生活的节奏,也是一种文化的传承。中国人喜欢的美和德,总不能这样一下子就没有了,拿绘画来打个比方,要画家放弃中国风景画,都去画西画,能行吗?”茅永宽认为,中国风光摄影是中华民族的一门艺术,是一门学问,是艺术家们审美的一种思维方式。“其实,中国风光摄影的品位是很高的,首先要求摄影人的眼界要高,在观察自然界的时候,心要非常的沉静,没有杂念与浮沉,用平衡的方式去演绎属于自己的艺术表现方法。”

 

用镜头讲述扬州故事数十年

让更多爱好者传播大美扬州

 

数十年来,他踏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拍摄了很多美丽的风光照片。而今,这位八旬老人发现,扬州有着他拍不完的素材,扬州的传统文化,还值得他继续用镜头来记录、传承,向更多的人讲述扬州的故事。

现在,无论是在旅游景点还是古街名巷,都会看到市民和外地游客拿起相机、手机拍摄着,并与亲友分享。看见现在有这么多的摄影爱好者,茅永宽认为是一件好事,“现在扬州玩摄影的人很多,大家从中找到了乐趣,说明摄影已经走向了大众化,另一方面,扬州的美景也被传播得越来越广。”

茅永宽建议摄影爱好者们,拍照发朋友圈的同时,摄影水平也可以提高,拍出自己的特色,他举例说,在瘦西湖、个园、何园、大明寺等地,不同的时间点,不同的天气,都能抓拍到好的照片,当然,需要下功夫,善于发现美好的瞬间,并且观察拍摄的角度和光线,以小见大,就会呈现出意想不到的视觉效果。

指着工作室里张贴的一张他的摄影作品——《绿杨雪霁》,他告诉记者,这是三四年前,他在一个雪后的清晨登上大明寺内的栖灵塔拍的画面,蜀冈-瘦西湖风景名胜区内的万花园景致被皑皑的白雪笼罩着,有着几分“清明上河图”的味道,他感言,只要用心发现,到处都能捕捉到扬州的美!(陶敏/文  张卓君/图  转自扬州晚报)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 保密声明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扬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行管理:扬州市政府信息资源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84892号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