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曹永森:古城问旧俗 深巷听民声
曹永森:古城问旧俗 深巷听民声

人物名片

曹永森,曾任扬州市文联主席,现为江苏省楹联学会副会长、江苏省诗词协会常务理事、扬州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在扬州文史、民间文化、诗词、楹联、书法及散文创作等方面均有建树,编著出版书籍二十多本,300多万字。撰有《扬州风俗》《扬州科技史话》《扬州街巷觅趣》《民间传说故事》等著作;主编《古今扬州楹联选注》《扬州民间故事》《扬州特色文化》等。曾获第十三届中国图书奖、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江苏省民间文艺优秀论著奖、《人民文学》散文作品奖等。

 

 

在我国众多的历史文化名城中,扬州是一个文化个性十分鲜明的城市。作为原扬州市文联主席、我市民间文艺和民俗学方面的学科带头人,曹永森一直在民间文化的领域里努力耕耘着。30余年来,他一直致力于扬州文史、扬州民俗、民间文化、诗词楹联等方面研究和创作,结出了丰硕成果。

 

组织近3000人历时4年多普查整理

编辑出版《扬州民间文学三套集成》

——曹永森的民间文学研究

 

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是党和政府联系文艺界的桥梁和纽带,是繁荣文艺事业的重要力量。曹永森是在扬州市文联工作时间最长的“老文联”,从上世纪80年代初扬州市文联恢复建制,到退休,他在文联工作了30多年。

高考恢复后,1978年,曹永森考上了扬州师范学院,毕业后分配到扬州市委宣传部工作。上世纪80年代初,扬州市文联恢复建制,他被安排参与市文联筹建工作,从此,便与文联结下了不解之缘。

回首刚接触文联工作的那段时光,曹永森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飞跃发展,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在这社会转型期,民间文化也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新的民间文化事象不断涌现,许多传统的民间文化事象却濒临冷落、遗弃或是消亡。作为民间文化研究者,有义务有责任对即将失传、难以再生的传统文化事象及时地进行抢救、挖掘和研究,以便通过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把传统文化和民间文化的“根”留住。在社会飞速发展的同时,促进优秀的传统文化和民间文化的弘扬光大。

上世纪80年代初,曹永森开始从事民间文艺的采风和研究工作,发表了许多富有地域特色的民间文学作品,在全省乃至全国引起关注,更吸引了北京大学的师生来扬州挖掘民间文学的“富矿”。1984年至1986年,北京大学每年都派中文系的六七十位学生来到扬州,分成十多个小组,深入扬州市区及周边的高邮、仪征、兴化等地采风。北京大学中文系连续三年的民间文学采风,也激发了当地文艺工作者以及爱好者对扬州地方文化的浓厚兴趣,大家纷纷投入到搜集、整理扬州民间文艺的行列之中,推动了扬州的地方文化的挖掘和保护。

“趁着这股民间文学热潮,我们先后编著出版了很多书籍。”曹永森说,当时出版的书籍就有《郑板桥传说》《扬州八怪传说》《扬州风情》以及扬州民间故事、歌谣、谚语的三套集成等。

民间文学是世代口耳相传的,为了让读者和学者了解扬州地区的风土人情和生活原貌,为民俗学、语言学、社会学、历史学的研究提供可靠的资料,上世纪80年代初,市文联进行了“扬州民间故事”“扬州歌谣”“扬州谚语”三套民间文学集成的普查。

“为了真实地反映民间文学的演化、变异和传承,普查一开始,我们就强调对口头文学一定要忠实记录,对搜集的资料一定要慎重整理,严格遵照科学性、全面性和代表性的要求,进行科学的审定。”曹永森说,当时,组织了近3000人的普查队伍,历时4年多,搜集到一千多万字的资料,从中精选出故事近400篇,歌谣400多首,谚语3000多条,编辑出版了《扬州民间文学三套集成》。

一直情系家乡扬州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段宝林曾表示,扬州为南北文化交汇之区,兼有南方文化和北方文化的某些特点,扬州的民间文学作品对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及南北文化交流,具有很大的重要性。“扬州民间故事”“扬州歌谣”“扬州谚语”三套民间文学集成面世,是扬州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在中国文化史上也有相当的重要性。“我们北京大学中文系师生,从1984年起,到扬州采风已有好几年的历史,记录了许多民间文学作品,曾编印《扬州采风录》九本,在《北大民俗通讯》上也刊载了不少。”

段宝林说:“这些口头文学如果得不到及时的记录,往往像风一样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把千百年来民间流传的作品记录下来,是一个极其艰巨而又光荣的任务。《扬州民间故事集》《扬州歌谣谚语集》的出版,确是值得庆贺的一件大事。”

曹永森认为,扬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与中国历史上的重要事件、著名人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民间文学记述了许多重要的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这种记述不是纯客观的,而是有着鲜明的是非爱憎,是人民群众心中的历史。曹永森主编的《扬州民间故事集》,其分量最大的是文人传说,这是扬州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的一个显著的特色,欧阳修、苏东坡等“文章太守”都在扬州做过官,他们的趣闻轶事在民间广为流传,从中也可看到历代扬州人的历史观和审美观。民间故事塑造的人物形象,具有其他文艺作品难以比拟的社会历史意义,是一种口碑式的文化,是民众的集体记忆。

 

《扬州风俗》探究“老扬州”民俗

积极倡导恢复扬州中秋拜月仪礼

——曹永森的扬州民俗研究

 

在进行民间文学调查的同时,“老扬州”的生活方式以及扬州的民间风俗,也引起了曹永森的浓厚兴趣。有一年中秋佳节,他看到大麒麟阁所售的月饼下面有一方薄薄的小纸片垫着,这让他不禁心生疑问:“月饼下面为何要放一方纸片呢?”于是,他走访了不少扬州老人,原来是源于“中秋杀鞑子”的扬州民间传说。元代,中秋节扬州的街坊四邻有互送月饼的习俗,在赠送的月饼下垫一张纸,上书“中秋杀鞑子”,巧妙地传递了起义的信号。,届时人们揭竿而起,将驻守在扬州城的元兵赶走了。曹永森说,月饼下面垫着的一张小小的纸片,竟然还与元末明初的重大事件有关,民俗折射了历史。

经过近10年的民间文学调查研究,上世纪90年代初,他将研究范围扩展到民俗学,探究扬州的四时八节、婚丧嫁娶、衣食住行等各类习俗,这些民俗在历史上是怎么形成的,以及这些民俗的历史演变。

曹永森所著的《扬州风俗》,融知识性及可读性为一体,全书内容包括“起居撷趣”“人生寻踪”“岁时纪闻”“娱玩采珍”四部分,详细介绍了扬州民俗风情的历史演变和当代现状。

扬州的诸多风俗中,中秋拜月被“复活”,这让曹永森尤为高兴。中国自古就有“秋暮夕月”的习俗,中秋祭月是一种古老的祭祀礼仪,表达人们祈求月神降福人间的美好心愿。而扬州有着“月亮城”的美誉,恢复中秋拜月则是“月亮城”应有之义。10多年前,时任市文联主席的曹永森,积极倡导恢复中秋拜月的仪礼,并组织了多场中秋拜月的仪式,让市民得以重温这一已渐渐消逝的习俗。如今,每到中秋,扬州各大景区纷纷举办拜月活动,越来越多的市民也自发参与中秋拜月,“中秋拜月”成为扬州的新民俗。

曹永森认为,举办中秋拜月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恢复传统民俗,更为重要的是,在自然环境遭到严重破坏的今天,让人们对大自然有敬畏之心,使人与自然更好地融为一体,让古代的天人合一的理念更深入人心。

随着研究工作的深入,曹永森出版了一系列民间文化及民俗研究的著述:论文《期丧筵乐考》《吉高故事研究》分别入选了江苏省第二、第三届民间文艺理论研讨会;民间文学作品《三丁包子鲫鱼口》1997年获“江苏省第二届民间文学作品评奖”一等奖;《农谚集锦》1996年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1998年获扬州市第二届“五个一工程”著作类作品奖;《民间传说故事》1996年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1997年获“江苏省第二届民间文学评奖”书籍类一等奖";《扬州街巷觅趣》2007年由广陵书社出版,2008年获扬州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菖蒲飘香》2009年由广陵书社出版,2011年获“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

 

《扬州科技史话》填补研究空白

参加《扬州文化丛书》编辑工作

——曹永森的扬州文史研究

 

走进扬州博物馆,数以万计的文物,为观众展示了一部物化了的扬州通史。国宝级的文物很多,件件精美绝伦。在曹永森眼里,有两件展品颇为特别,一件是“铜釭灯”,另一件是“铜卡尺”,都是汉代的,它们形体不大,也不华美,色泽暗淡、锈迹斑斑。就是这一盏“灯”、一把“尺”,吸引了曹永森驻足良久,详细端详。

铜卡尺和铜釭灯当年都出土于邗江甘泉乡姚湾村。尽管墓坑不同,墓葬的具体年月不同,铜釭灯的制作也不一定用得上铜卡尺,二者之间也没有直接的因果联系,但是,在同一地点出土两件同样具有科技含量的物件,且都在扬州历史上第一个繁盛期汉代,这使人很自然地把这两件能够代表当时高科技水平的物件联系在一起,探寻其背后的内在因素。

“我们能否重新使用这把铜卡尺,再一次测量扬州历史的方方面面,把扬州科技史研究的残缺一页补写起来呢?”曹永森表示,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也是社会的需求,我们应该有这样的理性思考和文化自觉。

在一盏灯和一把尺的启示下,为着这样的思考和自觉,2001年起,曹永森走进了一个从未涉猎过的领域——从零起步,探寻扬州科技史的方方面面。经过长达10年的搜集资料与深入研究,曹永森出版了《扬州科技史话》,不仅论述了扬州古代科技中实用技术方面的主要成就,他更发现了扬州古代科技史上科学研究类的,如数学、地学、医学和科技史等,也都有令人瞩目的成就,书中辟有专门章节予以介绍。

“尽管我们对扬州古代科技的研究是初步的,但掌握的资料已经为我们勾勒出了扬州古代科技的大致轮廓。”曹永森感慨道,“科技成果是物质的,更是精神的;是物化的,更是人文的;是过去的,更是今人的。它与其他类型的地方文化事象一起,共同塑造了扬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辉煌形象。”

“其实,扬州是历史文化名城,千百年来,这里既是商贸重镇,又是文章名区,文化积淀十分深厚。学术上有扬州学派,美术上有扬州八怪,古琴上有广陵琴派,饮食上有淮扬菜系,曲艺上有扬州评话、扬州弹词、扬州清曲等等。如此种种,在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中都是独树一帜的。”曹永森说。

扬州作为一个文化重镇,辐射出巨大的文化能量。曹永森说,扬州产生过无数的文化名人,其生动活泼的文化创造与绵延不息的文化承续,从来没有湮灭或消沉过。文化底蕴的深厚与文化内涵的博大,使其作为中华文化渊薮之区的形象日久弥新。

2001年,曹永森担任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十五”规划基金项目《扬州历史与文化丛考》课题研究的项目负责人,参加了《扬州文化丛书》的编辑出版工作,并撰著其中的《扬州风俗》一书。2002年,作为《扬州历史与文化丛考》课题研究项目的一套八册的《扬州文化丛书》获得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颁发的“第十三届国家图书奖”。

 

编辑出版《古今扬州楹联选注》

为扬州2500周年城庆创作172字长联

——曹永森的扬州楹联研究

 

在潜心研究扬州文化的同时,扬州楹联也走进了曹永森的研究范围。“历史上扬州的制联名家辈出,如石成金、郑板桥、王文治、阮元、方地山等,他们都是楹联大家,在中国楹联史上享有盛名。”曹永森说。

尽管历代的文人士子撰写了数以万计的楹联,其中有许多都是广为传颂的佳作和名作,但令人遗憾的是,因年代久远、世事更替等各种原因,许多作品渐渐地湮没在岁月的尘土中,而且时间越久,尘封越深,遗失越多。为此,曹永森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借助民间文学和民俗学采风之机,开始搜集、整理与扬州有关的各类楹联,大约20年时间里,搜集到了楹联万余副。

本世纪初,恰逢江苏省楹联学会要编辑《江苏楹联集成》,于是,他与我市的一些文史专家通力合作,从采录到的万余副楹联中筛选出古今楹联二千余副并予以注释,其间数易其稿,终于在2003年出版了《古今扬州楹联选注》一书。

厚厚的一本《古今扬州楹联选注》,以联为经,以注为纬,洋洋洒洒60余万字。阅读此书,在品味楹联意蕴的同时,也浸身于扬州历史文化的长河之中。此书把大量的古往今来的扬州景观、扬州名人、扬州掌故囊括其中,不仅具有可读性,同时也富有史料性。此书的出版是扬州文化界的一件盛事。

扬州楹联资源虽然非常丰富,但是扬州历来只有历代诗词集和历代文集,《古今扬州楹联选注》则是填补了扬州地方文化的空白。《古今扬州楹联选注》不仅内容广博、雅俗共赏,而且资料详实、考订精审。扬州是“联圣”方地山的故乡,方地山一生写有大量的楹联,时易世迁,大多数作品都已散失,此书收有方地山的楹联一百五十余副,在各种联书中是数量最多的。尤其可贵的是,此书对方地山作品的某些字句和写作背景作了严谨的考证,纠正了他人的误传,这是对扬州地方文化研究的一大贡献。

正因为《古今扬州楹联选注》是第一本正式出版的综合性扬州楹联专著,问世后,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曹永森欣喜地发现,该书的读者大多是楹联爱好者,他们中有的把它当做楹联的佳作集,欣赏其语言艺术;有的把它看作地方文化的读物,参考其文史知识;有的把它作为书画创作的案头工具;还有的把它作为高雅的礼品赠送给亲友、嘉宾……

出于对历史的尊重,对学术的尊重,《古今扬州楹联选注》面世后,曹永森一直注意搜集方方面面的意见与建议,随听随记,以备修订之需。在扬州城庆2500周年前夕,《古今扬州楹联选注》修订版问世了,为扬州城庆献上一份大礼。

在搜集、整理、研究楹联的同时,曹永森更一直致力于诗词、楹联、书法的创作。去年,曹永森为扬州城庆2500周年创作了长联《万福千年》,上联:看万福新桥,满目皆为画卷:北观济运导淮,南望两江雪浪,东瞭广厦骈连,西眺长街银杏。更有林苑披霞,华车逐日,大路绵延,风光片片,宜行,宜旅,宜居,分外妖娆也!吁,敢试问如此丹青,料出乎谁人巨笔,荡心胸,挥毫以写。下联:喜千年古邑,一腔都是史诗:汉倡正谊明道,唐吟三月烟花,宋赋平山雅集,清褒高岭红梅。尤欣专家翥凤,学子腾龙,宏才赓续,溪海涟涟,可慕,可亲,可敬,何其昌盛哉!噫,骤悉知这般气象,怎不引我等豪情,拍几案,击节而歌!

这副联长达172字,是扬州历史上少见的一副长联,字里行间凝聚着曹永森作为一名“老扬州”对古城扬州的热爱之情,同时,也让人体会到扬州2500年的历史长河中深厚的文化积淀和独特的文化感悟。

如今,退而不休的他,文学创作不停息,不仅将研究扬州地方历史文化视为己任,今年他还召集我市作家创作了《如梦如歌·新疆新源》一书,为扬州文化援疆贡献一份力量。(陶敏/文  张卓君/图  转自扬州晚报)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 保密声明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扬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行管理:扬州市政府信息资源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84892号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