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李开敏:树舞台经典扛扬剧大旗
李开敏:树舞台经典扛扬剧大旗

人物名片

李开敏,1939年生,著名扬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全国第二届“金唱片”奖获得者,扬剧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级传承人。她是扬剧一代宗师高秀英的开山弟子,在观众中享有盛誉,被上海观众誉为“维扬正宗之花”。她主唱主演录制的扬剧音像制品,出版了近百万盒,畅销海内外。

 

扬剧,是一朵绽放在扬州的戏剧之花,典雅馥郁,芬芳隽永。在扬剧发展史上,有一个人的名字,深深镌刻在很多扬剧戏迷心中,她就是李开敏。

李开敏选择了扬剧,这个让她的一生都为之璀璨的戏剧舞台。扬剧也因为有了李开敏,唱腔有了新突破,艺术发展也迈上了新高度。

 

继承高派艺术精髓

海纳百川终成一派

——李开敏的扬剧唱腔创新

 

1939年,李开敏出生于古运河畔。人杰地灵的扬州,自幼滋养了她的灵气。很小的时候,李开敏就展示出她的艺术天赋,喜欢唱歌跳舞,一直都是学校里的文娱骨干。有一天,她的姨妈带着她去教场听扬剧,这一听,就让她爱上了扬剧;这一听,也为日后的扬剧,树立起了一面旗帜。

报考扬剧团,是李开敏自己的想法,她只唱了一段“秋风起秋风凉”,就打动了考官,当场决定录取。从此,李开敏进入了柳村扬剧团,开始了她的艺术之旅。或许,李开敏就是为扬剧而生的,她平日刻苦练功,虚心求教,从跑龙套到挑梁主演,只用了两年的时间。1955年,16岁的李开敏主演《玉簪记》,一炮而红,从此雏凤凌空,声名远扬。

曾任江苏省文化厅厅长的王鸿,曾为李开敏题写过这样的两句话:“高派艺术杰出传人,扬剧唱腔优秀代表”,这也就点出了李开敏在扬剧唱腔艺术上的继承和发展脉络。很多人都知道,李开敏是高秀英的开门弟子,也就是高秀英收下的第一位学生。在新中国成立初期,高秀英的扬剧唱腔,可谓是响彻云霄,她天生具备一副好嗓子,声腔能够跨越两个八度,演唱高亢豪放、洒脱自如,是第一代扬剧演员中的佼佼者。

能够拜在高秀英门下,对于初入戏门不久的李开敏来说,是一种求之不得的幸运。看着天赋极高的李开敏,高秀英也对她毫无保留,倾囊相授。最让李开敏感恩的是,高秀英根据李开敏的先天条件,扬长避短,将自己独创的“堆字大陆板”特殊运腔技巧,一点一滴地传授给李开敏,让李开敏的吐字发音有了长足的进步。在舞台上行腔时,李开敏迅速表现出她非同寻常的悟性和灵气,她非常善于根据剧情的需要,运用装饰音设计出有助于表现人物情感跌宕的小腔,在通行的扬剧曲牌上,添加了富有个性化、风格化的处理。

李开敏的流派观,是开放的,她忠实地继承高派艺术,却又不拘于流派。除了扬剧泰斗高秀英,她还和清曲宗师王万青学过演唱,李开敏认真地向王万青求教清曲唱念的艺术技巧,王先生对于每个字的声、韵、调、字头、字腹、字尾都有一丝不苟的要求,行腔的起止转折要流畅自然,板眼要稳,不能有丝毫拖沓,不能有强行强转。即使是一些小腔,其高低、徐疾、转折、起伏也要合乎要求,决不轻易滑过。在短短半年时间内,李开敏就掌握了“气为声服务、声为腔服务、腔为字服务、字为词义服务、词义为情节服务”的要领,学会了“断、让、穿、闪、抑、扬、顿、挫”用气“八字诀”。

身受高秀英、王万青两位大师的亲炙,李开敏并没有觉得满足。在平时的演出中,她坚持做到兼容并蓄、海纳百川,华素琴老师、金运贵老师的华美唱腔,李开敏也仔细揣摩,学习借鉴,淮剧、越剧等兄弟剧种的声腔优点,也被她吸收进自己的唱腔。此外,李开敏还从民歌中汲取营养,向音乐工作者求教科学发声方法,她像一块海绵一样,广采博纳,化为己用。在学习了众多的名家流派后,李开敏对于艺术的感悟理解逐步加深,最终形成了具有她独特风格的扬剧唱腔,为丰富和发展扬剧旦角唱腔开拓了新路。

“听戏听唱”,戏剧艺术中,“唱念做打”的“唱”是排在第一位的。对于李开敏的唱腔特色,很多专家都有各自的表达,有专家觉得醇厚质朴、含蓄深沉,有专家觉得清丽流畅、柔美婉转。其实,醇厚深沉是内在,清丽柔美是外在,结合起来,就是一种声情并茂、刚柔并济的风格。那一种悠长的韵味,是李开敏唱腔最为难能可贵的地方。李开敏的唱腔,特别注重吐字,字正腔圆、字重腔轻、字清腔纯。听李开敏的唱腔,立刻让人听出那种浓浓的地道的扬州特色,那种让离乡游子顿萌乡愁的扬州味道,这是扬州这一方水土,渗透到扬剧唱腔里形成的独特韵味。

“很多扬剧曲牌,经过李开敏的唱腔,就变得格外动听,她对于扬剧曲牌的理解和演唱,能够赋予曲牌全新的美感。李开敏在这方面的探索和实践,给后人留下了极为丰富的经验。”音乐家戈弘说,“参古定法承传统,望今制奇衍新腔。这是我对李开敏唱腔的总结,也是我对她在艺术上探索的敬佩。”

在李开敏的舞台实践上,她留下了太多经典的扬剧唱段。比如《玉蜻蜓》中的《请灵团圆》,荡气回肠,如泣如诉;比如《王宝钏》中的《算粮》,坦荡幽默,调皮辛辣;比如《血冤》中的《探监》,以唱抒情,催人泪下;比如《杨开慧》中的《向朝阳》,大气凛然,豪情悲壮。

“李派”的唱腔流传甚广,在首届江苏广播电视大赛扬剧比赛中,有80%的戏剧女选手选择了“李派”唱腔作为参赛唱段。而在现在扬剧研究所所排练的剧目中,如《王宝钏》等,整部剧目都是以“李派”唱腔为主要基调,穿插有其他唱腔而成的。而且“李派”唱腔不仅存在于旦角,李政成等男演员,也大量借鉴使用了“李派”唱腔。可以说,“李派”唱腔在扬剧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作用。

 

塑造角色精雕细刻

神形兼备大家风范

——李开敏的舞台艺术形象

 

李开敏台风雍容大度、庄静沉稳,她的表演朴实大气、含蓄深沉,一招一式,中规中矩,悲欣苦乐,皆成表演。塑造每一个角色,她都是精雕细刻,清新自然。在她的任何一个角色中,观众们都看不到一丝小家气、陈腐气、低俗气。

在舞台上,李开敏塑造了近百个女性角色,每个人物都让人念念不忘,如《玉簪记》中的陈妙常、《宝莲灯》中的三圣母、《白蛇传》中的白娘子、《孟丽君》中的孟丽君、《蝶恋花》中的杨开慧以及《皮九辣子》中的火乡长等,无论是巾帼英雄还是贤妻良母,无论是神仙烈女还是传奇女子,无论是豪门千金还是寒门冤妇,没有一个角色不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李开敏的戏,主要是青衣。她的出场,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气场很大,一下子就能震住场子。而她的表演,完全是发自内心的,你看她的每一个台步,每一个眼神,都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任何多余,非常简练,非常到位。”扬剧研究所导演邱龙泉说。

以现代戏《血冤》为例,李开敏塑造了一个无辜、善良、含冤的韩素娘。在《探监》那出戏中,她唱得凄楚悲伤,可谓是字字血,声声泪。这时,她给角色设计的台步是碎步,她深深懂得,舞台上步履只要稍微一错乱,人物性格就会失控。灯光下眼神只要轻微一走神,就会有损于人物的塑造。李开敏在登台以前,已经把所有的戏份都在心里面走了一遍,所以她的表演贴切剧情,完美可信,她也凭借着这一出戏,获得第三届戏剧百花奖优秀表演奖。

在古装戏《秦香莲》中,李开敏的形象,则是心含悲苦。大幕一拉开,只见秦香莲穿着一身孝服,搀着一双娇儿,面色憔悴,步履艰难,十多句唱段,从昂扬激越到低沉缓慢,立刻将秦香莲赴京寻夫途中的艰难险阻,表演得淋漓尽致。随着剧情的发展,李开敏将秦香莲的遭遇,在舞台上呈现得格外真实传神。她在台上的悲愤洒泪,或是开怀一笑,台下千百颗心都跟她一起跳动。

李开敏反串过小生,在《节义锁》里,她就扮演了一位书生,从旦行改为生行,她根据导演的提示,自己精心设计,举手投足,吟咏说唱,反复揣摩。骑车上下班的路上,脑海里都在盘旋排练场上的场景,自问一招一式如何才能符合书生的要求,最终她所演的书生坦荡流畅,戏迷们叫好连连;李开敏也演过反派角色,在《盛世女丐》中,她扮演了当朝太师的女儿,嚣张跋扈,手段狠毒,但是她所扮演的角色,又不同于那些脸谱化的反派,而是城府很深,笑里藏刀,很显功力,她凭着这个角色,在江苏省新剧观摩中获得优秀表演奖。

不仅是主角,在舞台上,哪怕是一个配角的戏份,李开敏都从来不会懈怠,她将自己对于每一个角色的理解,都吃深吃透。在扬剧《皮九辣子》中,李开敏扮演了一个戏份不多的“火乡长”,而且不处于矛盾冲突的中心地位,演不好,很容易就平了,观众根本记不住。李开敏却认为,演好这个角色很有必要,她满腔热情投入了角色创造,在与主角皮九的对戏中,她充分表现出这个人物外在的豪爽和内心深处对于不正之风的忧虑。她那精湛的做表,优美的唱腔,让一个平凡的小角色,也令人难忘。

在北京演出时,时任《剧本》月刊主编的范榕先生,听完她的演唱,脱口赞叹:“大演员,一派大家风范”,直言她的表演非一般演员能够达到。一个市级剧团的演员,能够在北京的舞台上得到这样的赞誉,当属扬剧的骄傲。

著名剧作家刘鹏春说,大演员要有大气派,大演员要有大技巧,大技巧是见匠心而无匠气,大技巧演心而不演技。李开敏在台上的一招一式,华彩如雨后霓虹,自然似清水芙蓉。如果只有华彩,色重味烈,难免给人哗众取宠的感觉。纯粹自然主义,土得掉渣,淡得无味,观众也会有些厌倦。李开敏的表演,华彩中见自然清新,平淡中见奇崛高妙。李开敏的《鸿雁传书》,多姿多彩,美不胜收,令人目不暇接。情感之细腻、浓烈,所有思念,所有幽怨,所有向往,只是如雁过长空,看似了无踪迹,细品全是踪迹。

 

德艺双馨戏比天大

勇于担当直抒胸怀

——李开敏的艺术责任担当

 

2002年的一个深秋,扬州大剧院内外,观众如潮,一票难求,众星助兴,盛况空前,这是李开敏从艺50周年的纪念演出现场。来到现场的,不仅是看戏的,更是来看人的。50年,她不仅在舞台上塑造了众多让人难以忘怀的角色,她更凭着自己的所言所行,践行了“戏比天大”的职业操守。德艺双馨,是对她最为恰当的评价。都说“德保人,功保戏”,戏德对于一位演员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50年,她一直都能处理好人与戏、人与人、公与私的关系,能够理性地对待名利。为了实现人生理想,她从未放弃过努力和打拼,但是对于名利,却是顺其自然,绝不刻意索取。

1979年端午节后,李开敏主演的《玉蜻蜓》在泰州演出,立刻在当地引起了轰动效应。连演十天,场场轰动,每天都有很多戏迷守在门外等待退票。演出到了第十一天时,李开敏忽然觉得不舒服,肚子如同刀绞一般,她刚跑到厕所,就开始上吐下泻,难以支撑。经过医生的救治,诊断为急性肠胃炎,食物中毒导致。李开敏平日节俭惯了,这次从扬州带来的粽子,摆放了几天,已经变质,她又舍不得扔掉,吃下去惹了祸。

躺在病床上,李开敏却心系舞台,尽管剧组里也有b角,但是她想到很多观众步行十多里,就是要一睹自己的风采,自己怎么能让他们扫兴而归呢?她硬撑着下了床,喝了一大碗补盐液,被人搀扶着上了三轮车,来到了泰州人民剧场,赶上表演最后一段《请灵团圆》。当她背身出场,刚一亮相,观众们便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而她在舞台上,丝毫不像一位病人,依然将大段大段的唱腔,近乎完美地奉献给戏迷们。而等到最后一节戏演完后,李开敏已经浑身冷汗,手脚冰凉,立刻被送回医院继续治疗。

1987年10月中旬,剧团正在安徽天长剧场演出。一天上午,李开敏接连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大儿子李政驰,在部队中训练时,消化道出血送进医院。还有一个是扬州艺校打来的,小儿子李政成在江都演出,左足大筋第二次断裂,正在送往上海!再怎么样,李开敏都是一位母亲,双重打击之下,她的血压陡升到180,一阵强烈的眩晕冲击着她。经过医院救治,她勉强镇静了下来。那时的她,恨不得立刻肋生双翅,飞到孩子身边。可是,晚上她还有一出戏,没有演员可以替换。她立刻表态,戏不能停,票不能退。她忍着身心的双重打压,坚持演出,一结束后,立刻赶赴上海。

熟悉李开敏的人都知道,她平日里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哪怕是批评人,也是和风细雨的。但是,她在骨子里并不是个柔弱的人。曾经有一段时间,全国的戏剧都陷入低谷,剧团演出的都是老戏,观众们不爱看。面对新的形势,剧团一分为二,李开敏率领着一半的人马,排新戏,闯市场,取得了极好的市场反响,一年的演出场次可达300多场,将近每天演出一场,创造了戏曲低谷时的奇迹,演员的经济收入也大大提高,培养了大批中青年观众。

作为市政协常委,她也多次在政协会议上,为扬剧等地方艺术的振兴高呼。有一次,她一改平时绵柔语风,充满激情地说出了大段文章。这是一位从事扬剧事业多年的艺术家,在眼睁睁看着扬剧陷入困境时,发出的肺腑之言。她实事求是地反映了剧团面对的危机,并中肯地提出,希望政府能够有所帮助。这段发言,很快就引起了市委领导们的高度重视。不久,书记、市长就率人视察剧团,了解实际困难,并作出两个承诺:逐年加大政府经济投入、保障老演员退休生活待遇。

 

薪火相传甘作人梯

身患疾病不忘教学

——李开敏的扬剧传承教学

 

戏剧里某种唱腔流派的确立,主要有两个标准,一个看是否有风格鲜明的特点,另一个看是否有人传承。李开敏的唱腔之所以被定为“李派”,除了具备雍容大度、刚柔并济、跌宕起伏、多姿多彩的特点外,还有就是培养了众多的学生弟子,包括很多并没有真正拜在她门下的,也都在传唱她的唱腔。

李开敏的唱腔,究竟有多少人喜欢?1992年,中国金唱片奖评选出了第二届获奖名单,这是中国唱片总公司在1986年设立的中国音乐界最具权威的奖项,其中就有《李开敏唱腔集锦》,当时的磁带一版再版,累计近百万盒音像制品,对于一个戏剧演员来说,这几乎就是一个唱片销售的奇迹。此后,李开敏还专门出了《李开敏扬剧教唱磁带》,更是热销音像市场,街头巷尾,皆闻“李派”之声。

扬剧研究所党支部书记周寿泉至今记得,自己当初进入扬剧团,就是李开敏招进去的。进团之后,自己还和李开敏演过一些对手戏。“我们演过母子,比如《蝶恋花》里的杨开慧和毛岸英,这个在年龄上也比较符合。我们还演过夫妻,比如《孟丽君》里的皇甫少华和孟丽君,和李老师配戏,感觉十分踏实,她不会因为我是新人,就有半点的怠慢,而是一字一句带着我,让我能够在舞台上放松下来。”

周寿泉还不算是李开敏正式招收的徒弟,从1961年开始,李开敏就开始收徒,到2001年关山门,40年间,她正式收下的徒弟虽不算多,但是每一位都出类拔萃,早期的有王由兰、洪小梅、戴俊茹,后来有王瑞如、张爱华、葛瑞莲等,这些弟子,如今都已是挑大梁的角色,每位演员都拥有了自己的铁杆粉丝。她们不但继承着“李派”的唱腔,更延续着李开敏在台上台下的作风,对工作严谨,对戏迷谦和。

张爱华回忆说,自己从小就喜欢听李开敏的唱腔,每次听她演唱,都有一种“石破天惊”的感觉。等到自己正式拜李开敏为师后,无论是学艺还是生活,李开敏都如同慈母一般。生活中的李开敏,穿着朴实,但是一旦登台,立刻光彩照人。李开敏老师常对她说,“演出,是演员盛大的节日”,要把每次演出,都看成是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演员最根本的责任,就是把戏演好,不负观众的期望。

当然,还有一位——李开敏心爱的“小二子”李政成,已经是当代扬剧的领军人物。

“我很受母亲的影响,一方面是遗传的基因,一方面是后天的指导。我在家练习唱腔,她总是主动来教我,还笑着说,别人请她都是看她时间,唯有对我,是看我的时间。”李政成回忆道,“我有今天的成就,那是完全和我母亲分不开的。”

退休之后,李开敏还心系扬剧传承,扬州艺校开设的扬剧班,李开敏担任授课老师,看着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李开敏的内心,也为扬剧事业的薪火相传,倍感欣慰。

2008年,李开敏突患重疾,但是她从未向病魔屈服,在与轮椅相伴的日子里,她仍到课堂里为学生们示范正音。“有一年冬天,北风凛冽,我看到李开敏老师坐在轮椅上,托人推着往前走。我连忙上前,问她到哪去?她看到我,笑了笑,掖了掖棉衣,告诉我,这是去艺校,给孩子们上课去。”邱龙泉回忆往事,仍感动得泪光闪闪。(王鑫/文 转自扬州晚报)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 保密声明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扬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行管理:扬州市政府信息资源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84892号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