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杨麟:心象融南北 山水见精神
杨麟:心象融南北 山水见精神

人物名片

杨麟1964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中国画专业。曾任扬州市文联副主席、扬州国画院院长、扬州市美协主席,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扬州市美协名誉主席。其作品曾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及海内外大展并获奖,中南海、国家文化部、中国美术馆及海外有关机构多有收藏;作为当代著名画家被编入《中国现代美术家》《当代中国美术家》等辞典和辞书,出版有《杨麟作品集》等多种画册。

长城连紫塞,绝巘走黄河的塞北,到满郭是春光,街衢土亦香的江南;从气象苍茫又不失清丽、融北雄南秀于一体的具象山水,到意境幽邃、随心而发、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心象山水,曾任扬州国画院院长的著名山水画家杨麟的艺术人生堪称是画界传奇。

1941年出生在甘肃兰州的杨麟,人到中年后才调入扬州,在这之前,他已在甘南高原工作了17年。著名美术评论家水中天曾如此评价他:如果说兰州是最能代表远古中原文化开拓精神的代表,甘南是最具藏族文化特色的藏区的话,扬州可以说是最具优雅的江南文化情味的南方城市了。在中国的文化史上,几乎找不出比兰州和扬州更具对比意味的两个古城。而杨麟的人生与艺术,就是在这两种迥然不同的文化环境中展开,并形成了独特的风骨。

 

年过七旬艺术取得再突破

心象山水登出神入化之境

——杨麟的绘画艺术创新

 

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本质表现是画家澄怀观道”“畅神后的画外之音;是画家和自然山川、天地万物进行精神对话与交流后,借助手中的笔墨语言将自己感悟到的自然山川、天地万物所蕴含的玄奥与宇宙生命的真谛诉至笔端、呈于图中。这首先要求画家对传统山水的笔墨语言要有娴熟的运用与把控;其次要求画家需具备较高的人文艺术的素养;还要求画家在创作时能将笔墨风格与精神追求一致起来。唯有如此,方能展现中国传统山水艺术之内蕴与精神。

杨麟的山水画作中,无论是描绘西北风情的《塬上人家》《丝路归梦系列》《夕阳染尽万山红》《牧笛声声》《暮云秋野》,还是写江南景致的《湖上晓晴》《平湖苍然开霁色》《暮向运河指晚霞》《一缕茶烟入醉吟》《玉树银花报春开》《古渡无言晓色中》,或纯水墨,或水墨花青、水墨赭石,杨麟在画出了西北山水的浑然大气、雄劲刚健、苍茫壮美,画出了江南景致的晨雾暮霭、烟雨迷蒙、婉约明润的同时,也画出了西北山水的风骨与魂灵、画出了江南景物的风雅与诗意、画出了西北与江南文化的意蕴与精神哲思,更画出了他内心深处的情感记忆。

杨麟山水画有独立风格,能清丽能浑厚,且兼融雅俗。总体看来,他既有丰富的生活积累和良好的传统素养,又有开放灵动的、含纳现代的心性。从他的创作中,不难看出,他一直致力于艺术品质的内在开拓和独特个性的强化。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员、博士后导师郎绍君对杨麟山水画如此评价。

如今,虽已是76岁的老人,但杨麟丹青不知老将至,从没停止过对艺术的探索、没有一天放下过手中的画笔。就在前不久,展示杨麟近年创新之作的云迹·我心——杨麟作品展在艺庐美术馆开展。这是继2008年后,杨麟在扬州举办的第二次个展。

在杨麟的心象山水中,观者显然难以分辨画中所画是何种具体的自然景象,但观者分明又能清晰读到大西北的雄浑与苍茫,读到江南水乡的氤氲与朦胧,读到敦煌壁画、汉代石刻。与此同时,观者还能从中看到何谓笔墨情趣、何谓气韵生动、何谓画外之象、何谓返璞归真、何谓乘物游心、何谓脱略形拘不逾矩、何谓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面对这一幅一幅尺幅不大的心象山水,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马鸿增赞叹道:品读杨麟的心象山水,先是惊叹,继而感动,再而回味。这是一种全新的形态:天地融浑一气,笔墨色彩融浑一气,朦胧迷离、似隐似现的境象中,苍古浩莽的宇宙元气与画家喷礴而出的生命精气交织着、涌动着,构成了纯精神的意味无穷的幽邃境界。这是他70岁以来的新突破,是闯进了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心象山水,登上了象外之象的出神入化之境。

 

甘南藏区工作经历磨砺艺术

创作出一大批西北风情佳作

——杨麟的习学绘画之路

 

在甘南藏区的生活工作经历,无疑给杨麟的艺术人生打上了无法磨灭的印记。

我拥抱过塞北,也拥抱过江南。我领略过北国雄浑壮阔的气象,更体味过南国精雅文化的内涵,我真幸运!这是杨麟对自己艺术人生的一个真情告白。

杨麟出生在西北一个清贫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杨映源毕业于甘肃学院艺术科,是兰州师范学校的美术教师。母亲宋淑林则是小学教师。虽然从小在家庭影响下,杨麟很早就显露出了良好的绘画天赋,但一开始,父亲并不赞同他学画。记得有一次,我们弟兄几个在写作业,我趁父亲不注意,悄悄在作业本上画了一幅画,结果被父亲发现了。我一下子有点不知所措,以为肯定要挨父亲批评了,但那天父亲却一反常态,轻轻摸着我的头说:要好好学习,不要画画了,画画没前途。杨麟弟兄六个,他是老二,六个弟兄中,只有杨麟承继了父亲的绘画衣钵。

杨麟18岁时考取了兰州西北师范大学五年制美术专科,开始步入了艺术的殿堂。刚刚考入西北师范大学专科不久,由常书鸿任院长的兰州艺术学院成立了,杨麟所在的师院美术专科成为了兰州艺术学院美术系预科。那时,除了院长常书鸿是名闻海内外的留法艺术家之外,整个艺术学院的美术系,光留法回来支援西北教育的教授就有四位。面对这样强大的师资力量,杨麟倍加珍惜,他如鱼得水、如饥似渴、废寝忘食地钻研画画、临摹历代名家之作、到大自然中去写生、创作,为自己的绘画生涯打下了坚实基础。

1964年,杨麟大学毕业,他递交了去最艰苦的甘南藏区工作的申请。我们那个年代的大学生,视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国家需要我们去那里,我们都是积极响应。杨麟被分配到了夏河师范(今甘南师范学校)教语文和美术课。在甘南,杨麟需要下乡搞宣传,他常骑着马深入藏区了解情况、收集素材,回住地后在破旧的帐篷里就着煤油灯将素材整理成文字脚本,然后,再掀起床上铺盖,以床板为画板,连夜编画成连环画,然后再做成简易版面,交给宣教人员向藏区群众宣传。

胡天八月即飞雪,甘南变化无常的天气、海拔4000米以上稀薄的空气,物质的匮乏,那些年,杨麟在藏区克服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苦,磨练了意志、增长了才干、练就了一身在艰苦环境下生活的本领,并一直坚持创作。这期间,他创作了诸如《汉关晓月》《秋原晴阔》等许多反映西北高原风土人情具有浓郁民族风情的作品。

甘南藏区的生活工作经历也对杨麟的艺术与人生产生了无法磨灭的影响,这种影响流泻在他的笔端,也漫溢在他的生活中,即使后来杨麟来到了山温水暖的扬州,也丝毫没有改变。

 

30多年扬州工作生活的滋养熏染

创作融入南秀北雄独特魅力

——杨麟的南北艺术融合心路

 

从塞北到江南,他笔下苍茫的西部山水也多了几分清丽与秀润。

其实,来扬州是一个机遇。我们那个年代,到哪里去工作主要是服从组织的分配。我到扬州来,就是组织的调动。因为我的爱人已经先于我到扬州工作两年了,组织上出于照顾,将我也调到了扬州。另外,扬州也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对于画画的人来说,扬州简直如圣地一样。杨麟回忆道。

1980年,这个从大西北山沟里出来的画家初到扬州时,第一次路过当年在盐阜路的扬州国画院,按捺不住激动心情,上前轻叩大门,结果在没有回应的情况下,竟不敢再叩第二下。当时的我对扬州、对扬州国画院就是这样的景仰与敬畏。扬州是座文化积淀非常丰厚的城市,历史上出了扬州八怪和许多的书画名家、大家,每一位都值得我好好拜谒学习。

到了扬州后,杨麟专攻山水。在来扬州之前,我有比较丰厚的西北生活的积累,经常下乡写生,很艰苦。但光有生活,不一定就能够产生作品。所谓师古人、师造化,就是要向自然学习、向古人先贤学习!扬州是文化传统积淀很深的历史古城,当时就有孙龙父王板哉、李圣和、李亚如等一批优秀的老艺术家。而且,当时江浙画坛更是名家云集,亚明、陆俨少、宋文治、钱松喦等都近在咫尺。这给了我很好学习传统的机会和条件。杨麟说。

如果说大西北的神秘凛冽、辽阔苍茫为杨麟笔下的山水注入了雄强、壮伟、寂寥的气象的话,那么,30多年的扬州生活对他精神与艺术的滋养熏染,江南画坛前贤耆宿们对他的点拨提携,则赋予了杨麟笔墨的灵秀、清雅和明润。

就此,扬州文化学者马家鼎曾评论道:古城的文化底蕴和江南的烟雨又给他打开了一扇窗,他感受到了无数大家的风流遗韵,以及那淡淡春花秋月、稀疏溪烟林雨。他由此而创作的《溪水晴晓》《惠风和畅》《秀峰朝阳》等,无一不为上乘之作。在这期间,他荟萃西北的豪放和江南的婉约,无论是书画还是为人,都呈现出一种南秀北雄的独特魅力,杨麟的人格力量和书画艺术都得到了人们的公认。

从甘南到江南,从云南到海南,从港澳到新疆,从国内到国外,从具象山水到心象山水,杨麟一直在艺术的道路上奔波不止。我跑了许多地方,其实,在深入生活、与自然山水对话的过程中,也是一个人心灵净化的过程。画家的阅历要广、积累要深,阅历广才能更全面地了解社会。了解社会,反过来才会了解自己。画家画到最后就是画自己,我也一直不懈地向这个方向努力!

 

精心策划组织一系列重要画展

首次进京办展登上新闻联播

——杨麟对扬州书画的宣传推动

 

杨麟在担任扬州国画院院长期间,精心策划组织的一系列画展,至今还为业界津津乐道。这些在当年产生了轰动效应的展览活动,对扬州书画艺术的宣传推动起到了极大作用。

这其中,以19881025日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扬州市国画院画家作品展影响最大。这次画展不仅是扬州国画院自创办以来的首次进京办展,是扬州国画院院史上的辉煌一章。那次在北京展出的近百幅作品,都是画院老中青几代画家的倾心之作,展现了其时扬州画坛的整体水准与艺术风貌。展出的作品不仅得到了中央美院、中国美协、北京画院的专家教授们的一致赞誉,得到了前来观展的习仲勋、方毅、赵朴初、张爱萍等中央领导的高度评价。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也对画展进行了报道。

时任中国美术馆展览部负责人的赵俊生曾感言道:此次扬州市国画院画家作品展是近年来集体办展最好的一次。不夸张地说,1988年的这次进京办展,不仅为扬州书画艺术走向全国的宣传推广立了一功,也为正值改革开放不久的扬州城市形象的展示与宣传立了一功。

而同年冬天,在扬州举办的黄秋园画展,更是轰动了画界。

江西籍的山水画大家黄秋园一生潜心专研传统绘画艺术,成就极高,然而直至去世,他的画作都鲜为人知。黄秋园先生故去后,他的儿子将父亲画作整理出来在南昌举办了一次遗作展,随后又在南京等地办展。国画大家李可染先生在观看了黄秋园先生画作后感叹道:国有颜回而不知,深以为耻!正是在这一系列展出中,黄秋园先生的画作在引发画坛震撼的同时,也得到了应有的历史评定。

上世纪80年代,无论是信息资讯的交流与传播,还是交通运输之便捷,都与今日不具可比性。对于扬州画界而言,对黄秋园和他的山水画作,包括杨麟在内,大家虽有听闻,但总体上还是处于陌生状态。为了将黄秋园的画作请到扬州展出,杨麟专程奔赴南昌拜访了黄秋园的夫人,力邀黄夫人和家人来扬办展。

在杨麟的诚意邀请下,以及画院老前辈、画院画家们和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黄秋园画展最终顺利在扬展出。展览期间,观众如云,来自扬州大市及周边地区的专业画家、业余画家、书画爱好者们,一次次前来反复观摩学习,热烈探讨,沉浸在黄秋园传统山水画的巨大魅力之中。画院老前辈王板哉先生高兴地对杨麟说道:你为扬州画坛办了一件好事。

 

为青年画家争取创造学习机会

一批知名画家从扬州画院走出

——杨麟对扬州书画人才的培养

 

在扬州书画界,杨麟是公认的有个性的画家。常自言我是北方人的杨麟,一方面至情至性,不喜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另一方面,他对名利淡泊,对艺术始终心怀虔敬。

清人松年曾云:书画清高,首重人品。品节既优,不但人人重其笔墨,更信仰其人。在画界,杨麟深得大家敬重。这种敬重正源自杨麟的人品与画品,源自他具有的精深艺术造诣与丰厚人文素养,以及他对现当代扬州书画艺术的发展做出的努力与贡献。

1980年,杨麟调入扬州国画院后,开始主攻山水的他,作品先后在由中国文化部和中国美协主办的第七届全国美展”“第八届全国美展,以及中国美协主办的首届中国画展等美术大展中入选、获奖。他那有着鲜明个人风貌、刚柔并济的山水画作分别被中国文化部、中国美术馆及海外相关艺术机构收藏。

除了自己取得了丰硕的艺术成果之外,杨麟为扬州画坛也做出了积极贡献。从1984年到1992年,杨麟担任扬州市国画院院长期间,他十分注重对人才的培养,尽一切可能为画院里的青年画家争取、创造学习进修与深造的机会。如今已是扬州画坛中坚力量的陈绍棣、顾扬、郑小珊等都是在他的任上,被送到北京画院、中央美术学院进修的。

对于真正的绘画人才,哪怕其是一个无亲无故的工人、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爱才的杨麟,也会为之倾尽全力四处奔走想方设法将之调入画院,让他们能够在画院这个平台上尽情展示自己的才华。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江苏省画院专职画师的著名花鸟与山水画家高德星;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江苏省画院人物画研究所副所长的著名人物画家王野翔,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南京市书画院专职画师的著名人物画家李鼎成等这些知名画家,都是杨麟当时慧眼识珠引进画院的人才。(吴娟  转自扬州晚报)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 保密声明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扬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行管理:扬州市政府信息资源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84892号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