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王虹军:水乡明远照 光影追绿杨
王虹军:水乡明远照 光影追绿杨

人物名片

王虹军,1934年生,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会员,江苏省摄影家协会名誉理事,曾任扬州市摄影协会一至三届主席,2009年荣获中国文联颁发的从事新中国文艺工作60年荣誉奖章。主编及参与主编《运河与扬州》《五亭风韵》《南京民国建筑艺术》《建筑摄影技法》《扬州建筑雕饰艺术》《扬州之窗》《中国民间工艺——扬州专辑》等。出版摄影专著《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扬州》《老扬州》《中国园林之旅——南京、镇江、扬州园林掇英》等,为《古风——中国古代建筑艺术》《中国砖雕》《中国石雕》《中国木雕》《江苏近代建筑》等专著摄影。

上周,82岁的王虹军刚从新疆新源采风回来。这位扬州摄影界出名的“带头大哥”,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不顾高龄,在那拉提大草原,一拍就是七八天。

王虹军,从事摄影半个多世纪,摄影圈内称他是拍摄扬州最多的人:那些定格扬州风景的经典瞬间,常常就是出自他手。走进宾馆饭店,随意翻开一些介绍扬州的书籍,摄影作者也往往就是王虹军。在胶卷摄影时代,他拍过的胶卷照片就有上万张!

 

 

全方位拍摄扬州,搜集老照片

用光影记录扬州、传承文化

——王虹军的摄影艺术创作

《运河与扬州》记录百年沧桑

 

刚刚过去的2015年,是扬州建城2500周年。就在这一年,王虹军捧出了一份沉甸甸的城庆大礼:《运河与扬州》摄影集。

翻开这本《运河与扬州》的读者,无不被这本书的翔实史料、珍贵照片所震撼。这是一本关于运河、关于扬州的摄影集,收集了500多幅珍贵的摄影作品,分为八大篇章,分别以《运河春秋》《街巷民宅》《民生世相》《人文印迹》《百业集锦》《艺林今昔》《名胜园林》《古城新貌》为题,以一幅幅老照片的形式,串联起这条河、这座城的百年变迁,每一幅图片的背后,都有一段鲜活的历史,一段流传的佳话。

这本《运河与扬州》里的500多幅摄影作品,是王虹军从数十年来搜集和拍摄的万余幅光影碎片中,经过反复筛选、提炼、编著而成,时间跨度从清末到2014年,有着100多年的历史。在这些照片中,既有王虹军自己拍摄的作品,也有陈复礼、吕厚民、金石声等名家的作品,还有很多扬州摄影同道的摄影图片,他甚至还找到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国军事博物馆等相关单位和朋友们的珍藏,记录在相关专著和央视影像中的珍贵瞬间,这些纪实性、文献性与艺术性兼融的作品,成为不可多得的史料。

从策划到成书,历时一年多,也是王虹军体验艰辛、享受快乐、积累学养、感悟人生的寻梦之旅。因为这部书的时空跨度大,涉及范围广,很多老照片都弥足珍贵。王虹军已经不记得,为了寻找一幅照片,打了多少电话,走过多少路途,吃了多少辛苦。可是,每次找到一幅老照片,都会让王虹军兴奋很久。

用王虹军的话来说,这是他为扬州城庆献上的一份“薄礼”,可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份“薄礼”的分量。或许,只有王虹军,才能在这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上,捧出这样一部作品来。

 

《五亭风韵》承载五亭桥风华

 

瘦西湖、五亭桥,这是扬州的标志性景点。五亭桥曾被茅以升评定为中国最具艺术美的桥,经过数百年岁月沉淀,这座桥充满了灵性与魅力。随着冬去春来的季节更迭和晴雨雪雾的气候变化,五亭桥不断变换着身姿和容颜。很多人都在这座桥边留影,作为扬州之行最值得纪念的画面。

然而,只有王虹军,数十年如一日,把拍摄这座桥当成一种事业。他以五亭桥为主角,展现它或壮观、或清秀、或轻盈、或朦胧的各种身姿,或是桥身的主体、或是桥上的一串风铃,都各有风姿。多少年来,他一直徘徊在瘦西湖畔,捕捉这座桥最美的瞬间。一年夏日,正在自家阳台上看书的王虹军,忽然看到天空中的云彩浮现出瑰丽的景象,正在快速向西移动。他立刻冲出家门,蹬上自行车,冲到瘦西湖,在晚霞将逝的最后一瞬间将云彩和五亭桥定格在了一起。拍完了,他长出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连鞋都没换,拖鞋的带子都跑断了,脚也磨破了,别提多狼狈。可是,那幅优美的画面,却永远留存了下来。

这本集合了多个五亭桥身影的影集,名为《五亭风韵》,2010年由广陵书社出版。说起为何要拍这座桥?王虹军说,30多年前,和五亭桥初次相识,就留下了典雅灵秀、非同寻常的印象。后来,经过数百次的相逢,让自己感受到这座桥的厚重与博大。这座桥目睹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记录了古城的荣辱兴衰。它静观过乾隆南巡的盛况,也遭遇过损毁破败的窘境。这座桥不仅仅是园林中人们通行和观赏的桥,同时也是承载着扬州历史文化的桥,是百姓心目中引以自信和自豪的桥。理所当然,这座桥也是王虹军用光影进行客观记录与主观表现的对象。在数千次按下快门的瞬间里,凝聚了这座桥独特的风姿与神韵,也释放出王虹军内心的感动与激情。可以说,这本《五亭风韵》既是对五亭桥的传神写照,也是王虹军感悟艺术人生的心迹印记。

如果说,《运河与扬州》展现了王虹军对扬州百年历史的思考,那么这本《五亭风韵》则是他对于扬州一处景点的情有独钟。不难看出,在他的镜头之下,既有宏观的叙事,也有微观的展现。从任何一个点出发,王虹军都能用手中的相机,定格下扬州的美,抒发对扬州的情。

 

数本专著收录摄影照片

 

就连王虹军自己有时候也会笑称,那本《五亭风韵》,属于“小题大做”,其实,对他而言,这是一种尝试,通过五亭桥这样一个点,来折射整个扬州的美。其实,扬州可以选的点太多了,个园的四季假山,何园的花窗长廊,还有街头巷尾,那些四季都在开放的花卉,哪个点都能聚焦成册。这座城市的每个角度,王虹军都用脚步丈量过,瘦西湖畔的第一朵桃花何时开放,史公祠的第一朵蜡梅何时吐香,他都记在心间。

扬州用四季美景熏陶着王虹军,而王虹军也用手中的镜头,反哺着扬州。对于扬州来说,王虹军有好几个“第一次”:

他让扬州摄影第一次成为画册:扬州成为国务院首批批准的24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后,王虹军独自一人,完成了《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丛书——扬州》大型画册的全部摄影任务,用280多张精美照片反映了扬州的方方面面。

他让扬州摄影第一次走进北京:在他的牵头组织下,在1983年,《二分明月绿杨城——扬州风情摄影作品》在北京王府井大街的影廊展出。婉约灵秀的瘦西湖,四季分明的个园景色,还有一幅幅照片之中所传递出来的人文气息,都在京城的闹市区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很多北京市民都是一而再,再而三来观赏,甚至还会拿出纸笔,抄写照片下面的诗词。”

他让扬州摄影第一次在空中定格:现在的航拍很多,但是王虹军堪称扬州航拍第一人,早在1987年,他就在飞机上进行航拍。“我就想换个高度拍扬州,经过多方协调,终于和南京军区牵上了线,但是拍摄经费只有3000元,也只能补贴部分油钱。”尽管如此,航拍却远没有他想象得那样顺当,前后跑了7次,都是无功而返。甚至有一次,飞机都开始发动了,临时要避让空中路线,还是未能成行。直至第8次,王虹军才终于“腾空而起”。“在空中拍摄难度很大,说话根本听不清,只能靠打手势,胃里也一直翻腾。”王虹军回忆道,“但是当飞机划过美丽的扬州城上空时,我被那种壮美的感觉,深深震慑住了,也只有在半空中,你才能感受到扬州的另一种美,是多么大气磅礴,多么浑然天成。”

在他的镜头下,记载了太多扬州记忆。于是,有些相关扬州的书籍出版时,都会找到王虹军,请他为这些书籍配图。或者,有些书就是由他编著的。于是,在《扬州之窗》《中国民间工艺——扬州专辑》《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扬州》《老扬州》《中国园林之旅——南京、镇江、扬州园林掇英》《扬州八怪传记丛书》《扬州文化丛书》《扬州古运河》这些书中,都能看到王虹军的摄影作品。

不仅如此,从多年前开始,王虹军还开始收集散落在民间的老照片,那些黑白色的记忆连接起来,就是整座城市的回忆。小巷深处,时常回荡起他叩响门庭的声音。找到中意的老照片,他总是非常礼貌地进行翻拍,最终翻拍好的底片和成片,都要赠送给对方一份。如此的真诚,也给他换来了数以百计珍贵的老照片。“我这里的老照片,恐怕是扬州最多的了,常有人问起,如果别处找不到,不妨到王虹军那里试一试。”王虹军笑道。

王虹军爱扬州,爱得如此深沉,爱得如此厚重。同时,他相机中定格下的扬州,尽管是静止的、定格的,但是串联起来,就是一幅扬州的发展画面。他用相机记录当下、记录历史,承接起扬州自古到今的连接。

 

写实求真、传情表意、抽象构成

摄影创作有灵气有乡愁有感悟

——王虹军的摄影理论探索

 

谈到自己的摄影历程,王虹军用“写实求真、传情表意、抽象构成”三个词进行概括,这是他这些年来,在摄影理论上的探索,最终,这也是他对于摄影艺术的理论体系。这三个步骤,是他摄影生涯的三次转变,同时也是对摄影艺术的三个层次的探索。

在兴化水乡磨炼光影艺术

王虹军是兴化人,也见证了新中国的诞生。他早早就投身革命,成为部队中的一位文艺兵。新中国成立后,他也一直担任着文艺工作。他做过文化馆长,把群众文化搞得热热闹闹。他当过广播站长,建成了全省首家无线电台,请来民歌手在电波里放声高歌。正是在那时,除了在音乐上的痴迷,他对摄影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空余时间,他就自己琢磨拍照片。现在还有很多岁数比较大的兴化人,都会记得那个“爱照相的王馆长”。

为了选取到和别人不一样的角度,王虹军没少冒风险。爬工厂的高烟囱是常事,高压电架更不在话下。实在没有高物可攀,他就让人平地支起梯子,下面3个人用绳子固定平衡,自己爬上去拍摄。就这么无师自通,竟也有所成就。他所拍摄的《油菜姑娘》,刊登在《新华日报》的头版头条。他拍摄的农田景象,还转载刊发在了澳大利亚的报纸上。那时候没有专业的教材,从拍摄到冲洗,都是自己摸索着来。有一次,王虹军接到通知,为两位劳模拍摄专题摄影,展出时引起轰动,这也是兴化第一次举办以劳模人物为主的摄影展。

真正领他进入摄影世界大门的,还是王虹军遇到的一位良师益友。当时,新华社驻中南海记者吕厚民下放到兴化县。从初识到相知,两人曾合用一台旧罗莱双镜头相机,拍摄生机盎然的田野风光。在摄影技术上,吕厚民可谓是高手,传授给他不少拍摄技巧。“比如去工厂拍摄,他说要带两盏灯去,我就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样才能拍出人物的肌理以及质感来。光是拍摄一个人像的用光,就有眼前光、发型光、背影光等等。果然,到了现场之后,经过追加灯光的处理,拍摄出来的照片有了和之前照片完全不同的质感。”

那段时间两人共同拍摄的照片中,最经典的一幅恐怕要算《垛田春色》了。地处里下河地区的兴化,地势较低,农民就因地制宜,创造出垛田的农耕模式。“吕厚民第一次来到垛田时,不由惊呼起来,他说自己去过很多地方拍摄,兴化的垛田是独一无二的。”为了拍摄兴化垛田,吕厚民专程拿了一卷过期的柯达彩色胶卷——当时主要是黑白照片,彩色胶卷可是稀罕物。两人在金黄色的垛田中穿行,乘小船,走独木桥,乐在其中。最后,他们拍摄了一组彩色的《垛田春色》。全国举行首届摄影展,这幅作品成功入选。此外,《中国摄影》复刊首期中,《垛田春色》被作为封面使用。上海美术出版社的年历中,也选取了这张照片。

 

在摄影中注入浓厚乡愁

 

随着工作的变动,王虹军来到了扬州,并一直定居于此。也是在扬州,让王虹军迈入了摄影艺术的另一个阶段:传情表意。摄影作品不再是简单的再现,而是从拍摄开始,就注入自己的情感。当他面对一个景物,或是人物的时候,在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之前,其实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每一次按动,都是自身学养的表现。

当王虹军走进扬州时,他就感悟到,这座城市呈现给他的,绝不仅仅是眼睛所能看到的那些。在那些如画的风景背后,蕴含着太多的历史文化内涵。“扬州这座城市,被定格在无数优美的诗词歌赋之中。那是因为古人没有相机,没有摄影,所以他们用文字的方式,来表达对扬州的爱慕。现在我们有了相机,就能更加直观地进行表达。”

也正因为此,所以每当王虹军进行拍摄时,他都力求去探索照片背后的故事。在每次拍摄之前,他都带入了很浓厚的情感因素,每一张照片的最终呈现,不仅有人有景,更有王虹军对这座古城的深深眷恋。

在王虹军家客厅里,悬挂着一幅照片,名为《运河之子》。画面上,晚霞满天,风帆盈动,一位年轻的母亲,正满怀深情地亲吻着自己的孩子。几乎所有人,站在这幅画面之前,都会情不自禁地被感动。所有人都会感受到一种情感的流动,从拍摄者那里,抵达画面,再传递到观众内心之中。在拍摄这幅画面的时候,王虹军把自己也当作运河之子、扬州之子,并深深为之陶醉,为之痴迷。

“我特别感恩扬州,正是在扬州,激发了我在摄影道路上的不断精进。也正是扬州,启发了我对摄影的另一种思考。从写实到表意,摄影应当有更多的含义。”王虹军说道。

 

变再现为表现,创作回归内心

 

王虹军的女儿大学学的是美术专业。王虹军偶尔翻翻女儿的专业课本,这一读,也为他打开了另一扇窗口,美术和摄影,有着太多相通相似的内容。对于光线色彩的运用,对于美学的追求,都是殊途同归的。而且,随着女儿在上海工作,王虹军经常流连于上海的各大美术馆之中,也有机会接触到众多名家的作品。印象派、抽象派、野兽派等画作,都让这位摄影家深深着迷。那些画家用手中的画笔,绘出了一个个色彩斑斓、意境奇妙的世界。那么,用摄影行不行呢?用相机是不是也能达到如此瑰丽神秘的境界呢?

于是,王虹军拿起相机,开始了另一种尝试。在他的镜头下,王虹军改变了往常追求再现具象本体美的思想观念,摆脱了具象的制约与困扰,大胆尝试以抽象构成的视角拍摄建筑,变再现为表现,变具象为抽象,强调主观情感,注重形式鲜活,追求图式意味。随着观念的变化,王虹军的观察方式也随着改变。面对上海滩的一座座景观建筑,过去注重整体形态,如今关注的是局部与细节,追求小中见大,过去崇尚如何完美精确再现被摄对象,如今是将熟悉的东西陌生化,追求似它非它的效果。那些具有几何形态的抽象元素,以光影、色彩、线条、肌理等特异的构成展现开来。在金茂大厦的咖啡厅内,仰望上空,一道道金色光环构成了“时光隧道”,尽头镶嵌着一颗硕大的宝石;一座高层建筑的旋转楼梯,由上往下俯瞰,竟成了一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凝视着众生百态;平波似镜的水面,将高楼大厦演绎成亦真亦幻的倒影,充满了灵性和趣味;外滩烈士纪念塔顶部,与光芒四射的太阳重合在一起,形成的剪影,如同一双巨手从天际捧来希望之光……这些照片,并非简单剪裁,而是通过局部的特写,让建筑本身蕴含的意趣得以最大的扩大,他的系列作品,也在上海引起轰动。

除了建筑,还有更加奇妙的大自然。王虹军发现,这世间最美妙的画面,绝非人为,只有大自然才能呈现出最不可思议的美来。于是,他拿起相机,去找寻自然界的神奇。那些扎根于泥土的树木,迎寒暑,记沧桑,忆岁月,枝干上青绿黄白的色彩和斑驳苍古的印痕,依偎在一起,低声细语,幻化出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景象;那些隐身于山川的石头,黑与白的质地,曲与直的纹理,有如一幅幅丹青妙笔,描绘出山水的烟岚,描画出峰峦的雄浑;那些恣意流淌的水流,飞奔、回旋、激动、飞溅,连接着远古和现今,吟唱着生命的光彩和永恒。

于是,在2013年,就有很多扬州人,有幸在文化馆内,看到了这场名为《自然密码》的摄影展,一幅幅取材于大自然的照片,无声述说着造物主的神奇。这些画面没有任何指向性,只有树皮、石纹、水波,每一幅画面面前,每位观众都可以依据自己的想象,得到一个与他人不同的答案。王虹军就在一边看着,看着这场关于摄影,关于艺术的尝试,是否得到观众们的认可。

在光和影中追寻了大半辈子之后,王虹军将创作的重点重新回归了人的内心。他需要用手中的照相机,来表达自己情感的酸甜苦辣,表达大自然中生命的顽强和脆弱,表达他对宇宙和世界的感悟。他镜头中定格的影像,突破了物象传统意义上的形态和质感,表现出另一个美的世界,这一切都需要用心神去感受。

 

为高校学子开设摄影讲座课程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王虹军就被聘为扬州职大、扬州大学、东南大学、中国摄影函授学院任摄影专业课兼职教授,他的摄影课总是座无虚席,东南大学还专为他开设了摄影艺术赏析系列讲座。

“我总在想,别人请我去了,我就不能误人子弟。”王虹军笑道,“有次去东南大学讲课,把事先准备好的讲稿丢在了公交车上,开讲前大脑一片空白,后来我告诉自己要镇定,临时变更讲题,就以如何揿快门为题,从技术层面到艺术层面,由浅入深地展开,完成了这次讲课。没想到大受欢迎,课程就一直开了下去,光是上我的课拿到学分的大学生,就有400多名。”

如今的王虹军,一直都没有丢下手中的相机。如果要出门,肯定有两样东西必须带在身上。一样是回家的钥匙,一样是手中的相机,他不停按动快门,让一幅幅美好的画面永远停驻。(王鑫/文  张卓君/图  转自扬州晚报)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 保密声明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扬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行管理:扬州市政府信息资源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84892号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