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赵昌智:文化担当学人情怀
赵昌智:文化担当学人情怀

人物名片

赵昌智,江苏江都人。扬州文化研究会、扬州学派研究会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共扬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扬州市政协副主席。著有《文化扬州》《中国篆刻史》《印坛扬州湃》(合作),主编《江泽民重要思想研究》《扬州学派人物评传》《扬州文化研究论丛》(集刊),合作主编《扬州八怪传记丛书》《扬州文化丛书》《扬州学派丛书》等。曾获中国图书奖、江苏省社科奖、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华东地区社科图书奖等。

2015年7月16日,在徐州举办的第五届江苏书展上,全套101册《扬州文库》举行首发式,这是这套当代扬州最大的文化出版工程成果首次亮相。对于身为文库编纂委员会副主任的赵昌智来说,一个多年的夙愿终于实现。

在欣慰与喜悦之余,回顾文库编纂的过程,他讲得最多的,依然是对于扬州文化的责任担当。

 

 

研究扬州文化

出于兴趣,缘于责任

 

扬州老市政府大院的西南角上,一栋不起眼的小楼三层半边走廊,悬挂着“扬州文化研究会”“扬州学派研究会”两块牌子。赵昌智先生退休后的办公地点就在这里。一个午后,他准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不大的办公室内,堆满了各种书籍资料,手头是一封一名台湾学者向《扬州文化研究论丛》投来的稿件。编辑《扬州文化研究论丛》,是赵昌智退休后的重要工作之一,每年两期,如今已编了15本,影响广及海外。

一旁的椅子上,一摞书的最上面,是一份《扬州历史文化大辞典》的汇总目录,这是他最新在手编纂的一部大书。近10余年来,几乎每隔一两年,就会有赵昌智编写的著述出版:2002年参与主编的《扬州文化丛书》获得中国图书奖,2006年与祝竹合著《中国篆刻史》出版,2007年主编《扬州学派人物评传》,2009年出版《扬州文化丛谈》《扬州杂咏》,2011年主编《扬州文化通论》、点校《扬州水道记》……

“我研究扬州文化的动力,一是出于兴趣,一是缘于责任。”赵昌智在个人文集《扬州文化丛谈》“后记”中讲到自己的一次经历:世纪之交,扬州大学与台北“中研院”联合举办的“海峡两岸扬州学派学术研讨会”在扬州召开,一位台湾学者谈到,他到街上书店去,询问有无研究扬州学派的著作,店员回答没有,而问及扬州学派,竟一无所知。赵昌智说,这位学者的发言“深深刺痛”了他。

“知耻而后勇”,赵昌智感到,不能把学术看成仅仅是“荒村茅舍三五素心人之事”,而应看作是一个城市文化底蕴的集中体现,看作是城市文化的灵魂所在。

在赵昌智看来,扬州历史悠久,文化丰富,可以说是一座文化富矿。只有“采铜于山”,才能满载而归,否则就会“如入宝山,空手而归”。因此,无论是在担任领导职务期间,还是退下来后,赵昌智都把业余时间用在了读书与写作上,纵览他的著述,“扬州”与“文化”,总是两个最大的关键词。

 

“发现”扬州文化

提出诸多新观点新概念

 

扬州文化究竟是什么?扬州文化与其他地域文化相比有什么独特之处?这些时时在赵昌智脑海中盘桓,成为他常想常新的问题。

“我对扬州文化的特点概括了四个方面。”在《文化扬州》一书的“绪论”当中,赵昌智对“扬州文化的特点”进行了深刻阐述——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兼容南北的地域特色、雅俗共生的文化环境、刚柔相济的人文精神。

接受采访时,赵昌智再次向记者提及了自己的这个概括。“当年一个朋友约我给学报写篇文章,他们以为我就写个应景的,结果我一写写了两三万字,他们分了两期刊登。”

在此基础上,赵昌智又发现,扬州文化可以分为三个层次:学术、艺术、技术。这是他在将扬州文化与吴文化、楚文化、徽州文化、中原文化等其他地域文化做了相当比较后提出来的。“跟中原文化比,扬州没有做过都城,没有形成制度文化的条件;跟少数民族比,扬州没有封闭的风俗习惯,但有一条,提到学术、艺术、技术,这三方面,扬州都在全国占据着相当的地位。”

除此之外,赵昌智对于扬州人文精神的内涵,也有精到的认识。他提出,扬州的人文精神,可以用“大气、文气、骨气”来概括,而培养和弘扬人文精神则应做到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固化于制。

所谓大气,是由南北兼容的特点所决定的,“所有东西到了扬州,都能化成扬州的东西。扬州不排斥来自任何一方的文化。”大气,就是兼容并包,就是海纳百川。

所谓文气,是讲扬州文化的深厚。“扬州从官员到百姓,任何一个社会阶层都重视文化,文化变成了他们的生活和生存方式。”扬州从学术到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以至于园林绿化、盆景剪纸,都体现了文化的内涵。“多少人都跟我讲,文化名城有不少,为什么到了扬州就特别感觉文气浓郁,文气扑面?莫言也说,‘到了扬州,不是诗人也是诗人。’”赵昌智说,这些都是扬州人文精神中“文气”的集中体现。

所谓骨气,则是指以姜才、李庭芝,史可法,朱自清等为代表的英雄气概。

此外,在古城保护思路上,赵昌智提出“护其貌,美其颜,扬其韵,铸其魂”,为市委市政府所吸收采纳。

 

推介扬州文化

处处为扬州文化“代言”

 

因为酷爱读书,赵昌智喜好清静,甚至曾在会上公开宣布:“有事在办公室解决,不欢迎家访”;然而,一碰到与扬州文化有关的场合,他就立马变成一位积极主动的社会活动家。

如今,赵昌智出现在公共场合的重要身份,是扬州文化研究会会长、扬州学派研究会会长。除了编辑《扬州文化研究论丛》,在他策划组织下,主办了一系列重要活动。

2007年,“文章太守”欧阳修诞辰1000周年,由扬州文化研究会牵头举办了一系列纪念活动,成为轰动一时的文化盛事。

2009年,第八届文选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扬州召开。90余位海内外学者进行了为期三天的学术交流,许多学者将这次研讨会称作“朝圣之旅”“寻根之旅”。这次会议,还直接促成了文选楼的复建。而赵昌智自己所提交的论文《阮元建隋文选楼之动因考述》也引发共鸣,被评价为“发他人所未发”。

2014年,为纪念“一代文宗”阮元诞辰250周年,扬州学派研究会主办了两场研讨会,并在阮元家庙举行了祭祀仪典。

赵昌智还常到外面参加一系列研讨会,而每到一处,总能将会场变成扬州“主场”,“我的讲话既要跟着会议的主题走,又总是不离扬州。”

比如,在桂林召开的文选学研讨会上,赵昌智演讲的主题就是“文选与扬州”,“我谈文选发源于扬州,光大于扬州,跟文选有关的遗迹与故事在扬州也有很多,扬州人就是有一种文选情结。”

在复旦与日本文部省文研所联办的“江南文化与日本”研讨会上,赵昌智也被请去主持讨论。他的发言主题则是“扬州与日本的关系”。“远的不谈,从汉代说起。”一番开场白引起全场一片笑声,他从广陵王玺与日本所出土的一方印玺的比较,讲到唐代扬州工为日本遣唐使辨别金属原料真假,再讲到鉴真东渡。最后,复旦一位老校长对赵昌智打趣道,“这顿饭该你请客了,我们搭了台,你唱起戏来。”

此外,在曲阜的国际尚书学研讨会上,赵昌智大讲一通“扬州学者对尚书学的贡献”;在南大举办的古文献整理研讨会上,他讲的是“扬州学派对清代学术的贡献”;在鄂尔多斯举行的中国地方学会年会上,他则介绍了扬州在地方学研究方面的探索;甚至在被中国文联聘为牡丹奖总评委时,他还发表了一篇题为“复兴扬州评话的研究与思考”的演讲。

 

苦读打下底子

没有上过大学的文化学者

 

许多人眼中的赵昌智,是一位“杂家”,他诗书画印俱有一定造诣,更重要的是,对于扬州文化,他如数家珍,著述甚多。不过,赵昌智略带遗憾地坦承,他没有上过大学。高中毕业后,当过农民,做过教师,随后,当兵,进公社,再到江都县委办公室工作。然而,无论干什么,他都想方设法找书来读。

“当时实在没有什么书可读。”赵昌智回忆,幸好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是允许出版的,他就反反复复读了许多遍;朋友还借他一套文 革前出版的《中国文学史》。这两种书,将他领入文史研究的大门。

当兵时,可读的书更少,赵昌智读的最多的是《反杜林论》等六本马列经典著作,“你说能有多懂也不可能,不过也让我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打下了基础,培养了我对哲学研究的兴趣。”

到江都县委办公室以后,档案局成了赵昌智读书的好去处。白天写公文,处理各种杂事,晚上就去读书,这期间,他通读了《鲁迅全集》以及《西汉会要》等历代资料典籍。

文 革之后恢复高考,赵昌智本想着去考大学、读研究生,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不过在全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中,他检验了自己的自学功底。“十几门课,均分80多,差不多每一门都名列前茅。语文、中国史、世界史基本没费劲,政治经济学、逻辑学倒是真正下了番功夫,这也为我以后从事政策研究打了个很好的底子。”

回顾这段岁月,赵昌智说,好多人不相信,当时自己尽管工资很低,钱很少,却仍然坚持自费订阅《历史研究》、《哲学研究》、《文学评论》等专业学术期刊。

 

从政力推文化

特别注重对文化遗迹的保护

 

赵昌智先后担任扬州原郊区区委书记,江都市委书记,扬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扬州市政协副主席。在担任这些领导职务期间,“文化”始终是他最关注的,也成为他从政的一个显著标签。

1995年,在市委办公室、研究室工作8年的赵昌智调任原郊区区委书记。很快,他把下辖几个乡镇跑了个遍,并有了自己的独特发现。

“这几个乡镇,都跟扬州的典故、历史文化有密切联系。”他举例说道,比如双桥乡,瘦西湖在其境内,平山乡有大明寺,西湖镇坐拥蜀冈,湾头境内有茱萸湾,城东乡有古运河流经,城北乡则是竹西佳处。

“虽然不大,但底子都很厚。”在工作期间,赵昌智所遇到的最多问题,也是这些乡镇在经济发展中与文化保护所发生的矛盾。每每遇到这种情形,对文化情有独钟的赵昌智,总是特别注重对文化遗迹、文物遗存的保护。

在此期间,赵昌智发现,郊区干部的文化素质相对较低,他想了一个办法,特意请来当时在扬大做博导的著名学者王小盾,担任区政协副主席,“目的就是想提升郊区的文化层次。”

1996年年底,赵昌智履新江都,提出了“建设经济强县和文化大县”的口号,还搞了一个“文化活动月”,在启动仪式上,他发表了一篇特别的讲话。

“当时都提‘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有个记者听了我的讲话,很细心,发现我的讲话没有提这句话。”回想此时,赵昌智依旧有些激动地说,为何要讲这句话呢?文化为何只能给别人搭台,不能自己唱戏呢?

尽管文化产业在当时还不是一个热词,但赵昌智已隐约觉得,文化自己有本事,也能发展成大的产业。

在江都,赵昌智依旧特别重视干部的文化素质,他开过一个会议,召集各乡镇和部委办局负责人,专门谈读书,还向干部们发放了借书证。“我讲了两句话,一句是‘腹有诗书气自华’,一句是‘仙城无处不书声’,套用的‘春城无处不飞花’,就是要让大家重视传统文化功底。”

除了要求下属读书,赵昌智自己更是一直坚持着读书的习惯,每天读书时间至少两个小时,晚上除了看人民来信,除了非开不可的会,就是读书。

 

获称“文化部长”

抓住一切机会讲扬州文化

 

担任扬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期间,赵昌智最重视的,依然是文化。

“当时的市领导问我,老赵,你怎么抓文化。我说,写扬州、唱扬州、画扬州,前提是研究扬州。”回顾8年任期对扬州文化的推动,赵昌智给自己总结了“几个一”:

一部戏——《史可法》。赵昌智始终认为,史可法是扬州的城魂,但在当时还没有人尝试用戏剧的形式表现史可法的形象。最终,这部戏几易其稿,演出后在扬州、上海、北京都广受好评。由此,《史可法》主演李政成获得戏剧梅花奖。

一部书——《一代儒将——陈毅》。这部由扬州作家殷伯达创作的评话文学本,不仅成为扬州评话的经典书目,更是受到刘兰芳青睐,并亲自表演。

一台晚会——《天涯共此时》。这场在瘦西湖上搭台演出的晚会,创造了央视收视纪录,“很多人从电视上看了后都说,扬州这么漂亮!”

一部电视剧——《江塘集中营》。这部电视剧由知名导演金韬执导,获得第23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长篇电视剧奖。

一部电影——《暖秋》。这是一部反腐题材的电影,也得到很高的评价。

一个展——《诗书画印颂扬州》。组织扬州的诗人、书家、画家、印人,为扬州景点写照。

一首歌——《烟花三月》。这是当时在旅游歌曲大赛中脱颖而出的、为扬州量身定制的歌曲。

此外,赵昌智对自己策划的几次“文化名人扬州行”活动印象深刻。首届活动中,启功先生亲自率团来扬,而这次行程,也促成了日后的一件雅事。

启功一行回京之后,赵昌智接到一个电话,这是启功托人打来的。原来,北京将举行一次拍卖会,启功得知有一套《江南园林胜景图册》与扬州关系密切,希望扬州购买,至少来人看一看。赵昌智向市委汇报后,很快获得拨款,随即组织顾风、徐良玉、徐进华、蔡云峰等专家赴京参拍。开拍前,他们进行了周密的研究,“什么时候举牌,举到什么程度,都商量好了。”最终,共计42幅的《江南园林胜景图册》成功拍回。

此后,图册在扬州展出时,取名为“似曾相识燕归来”。赵昌智撰文指出,“扬州是个文物大市,以前民间文物流失很多,文物部门想收但有心无力,现在政府出资购进文物,而且这批图册对于古城保护、景点建设乃至文化研究都有着重要的指导价值,意义非同一般。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在任期间,赵昌智还推动了大剧院、双博馆、美术馆的建设,以及朱自清纪念馆的扩建,推动和促成了广陵书社的成立。无论是开会,还是向上级汇报,赵昌智总是“抓住一切机会讲扬州文化”,为此,在同行中他还得了一个“文化部长”的雅号。而为扬州文化代言,也成为他退休之后最重要的一部分生活内容。

 

编纂《扬州文库》

感佩前辈学人之责任担当

 

2013年,赵昌智终于等来了一件期盼已久的大事——参与编纂《扬州文库》。“我们一直有这个想法,多次提交建议。”是年,《扬州文库》出版工作被列为向2500周年城庆的献礼工程。

《扬州文库》,从启动到成书历时两年多,最终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全套总共101册,内容涉及地方志书、地方史料、传记家谱、学术著作、诗文集诸方面,包罗万象,反映了千年古城扬州深厚的文化积淀,堪称扬州历史文献的百科全书。

编纂启动之初,作为领导小组副组长、编纂委员会副主任、专家组召集人,赵昌智与广陵书社相关负责人、编辑一起,对所有书目一一进行甄选、排定,除了总序外,他还亲自写了40多篇书目提要,并且对总共600余篇提要,对照原始典籍,逐篇过目把关。

赵昌智并没有把这次工作当做简单的任务,而是再次从中激发了对扬州文化的研究兴趣,并且又有了许多“有趣的发现”。

比如在水利部分,赵昌智发现,一位叫钱陆灿的常熟人写过有关高邮水利的文章,他便好奇,“我到网上去查,他和扬州几乎没什么交集,为何会对高邮水利感兴趣?”随即,赵昌智通过常熟的朋友查找有关钱陆灿的资料,终于在一篇博士论文中发现了渊源:钱陆灿曾在京城与高邮籍进士孙宗彝相识,后随其回高邮做家教,而孙对水利颇有研究,因揭弊太深,忤大员,受诬入狱,钱陆灿便因此对高邮水利有着比较清楚的了解。

除了这些意外发现的乐趣,在编纂过程中,赵昌智愈发感到前辈扬州学人的伟大。“比如阮元的《曾子注》,他根据‘君子无私乐’一句推断,应该还有一句‘君子无私忧’。我在撰写提要时,查到近年公布的《上博藏楚竹书》中,果然有这么一句。从中就能看出,阮元这些大学者真是不简单。”

“虽然每一篇提要只有几百字,但有大量的研究兴趣在其中。”赵昌智说,从《扬州文库》可以看出,扬州学术资料典籍之丰富,值得我们好好发掘,扬州前辈学人之责任担当,更是值得我们学习。“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教育,是一次学习过程,更感到责任重大,怎样把文库资料学好用好,下面还有很多文章要做。”(陈爱东 王子明/文   张卓君/图  转自扬州晚报)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 保密声明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扬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行管理:扬州市政府信息资源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84892号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