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蓝蓝和外星人(节选)
蓝蓝和外星人(节选)

涂晓晴

 

 

“公主”的含义

 

 

糟糕的角色

蓝猫帕颂催促蓝蓝向纳瓦许愿新的角色,蓝蓝摇头,说明天想安心学习,不要再变了。

帕颂殷勤地跟着蓝蓝:“我都想好了,这回要外星人帮你变成一个真正的公主,就不会累了啊”。

蓝蓝看着帕颂,是啊,变成公主几乎是每个女孩子的梦想。那,外星人帮助她变成的公主会是什么样?

睡觉前,蓝蓝和帕颂来到窗边,对着星空许愿。希望能变成美丽的公主。纳瓦见过全世界的公主,样貌和服饰多到难以计数。蓝蓝是汉人,就应该熟悉自己民族的公主,但愿她能喜欢。”

第二天一早,蓝蓝醒来,看到自己的卧室变得富丽堂皇,连窗纱都是淡紫色的丝绸,床和榻以及地毯、挂件、灯饰全都是汉代宫廷的样子。床边还站着八个穿着汉服的侍女在等她醒来。

帕颂被一个侍女抱着,煞有介事地做起了贵宠。它得意地想,连它一只猫咪都能过这么舒坦,让蓝蓝变成公主的主意太酷了。

蓝蓝吓得叫起来“啊!”缩回被子里喊:“出去,你们都出去。”

名叫芬儿的侍女俯身轻声细语地说:“尊敬的公主殿下,我们都是您的婢女,侍候您起床洗漱。”

蓝蓝磨磨蹭蹭地起来,芬儿侍候她穿上织金绣凤的汉服,束腰广袖还挺漂亮,就是走路抬手什么的不太方便,走到卧室门口差点摔倒。

卫生间里,她们要跟着进去侍候,吓得蓝蓝赶紧把门关上,喊道:“我要拉便便,你们不能进来。”

芬儿在门外说:“公主殿下,吃喝拉撒,人之常情,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蓝蓝喊道:“不行!”

吃完饭时遇到了问题,蓝蓝要自己吃,芬儿坚持说公主不满十岁就该由侍女喂饭。蓝蓝仍不同意,我们二十一世纪的小孩子只要会说话就该自己吃饭,爸爸说这是有益于大脑发育。

侍女们都被蓝蓝的话逗笑了,芬儿悄悄跟旁边的侍女春云耳语:“怪不得我们那时候有很多王子、公主以及富家子弟脑子不灵活呢。”

春云点头说:“嗯,看来娇惯小孩子是害了他们。”

蓝蓝看着春云抱着的帕颂:“下来!难道你没有腿走路吗?”

帕颂很不情愿地下地,坐在餐桌边:“那么凶干什么啊,难道就不能享受一下吗?”

蓝蓝说:“你已经够享受的了。”

蓝蓝吃完早餐,芬儿要帮她拿书包,蓝蓝坚持自己背。芬儿劝她:“殿下,你今天可是无比高贵的公主,不可以自己拿书包。”

蓝蓝刚要反驳,书包已经被芬儿拿走了。刚到院门口,爸爸骑着自行车买菜回来,蓝蓝尴尬地指着自己:“爸爸,我今天变成了一个汉代的公主。”

爸爸笑眯眯地点头:“嗯,汉服的样式很显身材,而且布料用什么织的啊,闪闪发光呢。”

芬儿解释,这是用纯金丝线织成的。

爸爸又好笑又幽默地问:“我的公主女儿,爸爸今儿买了鲫鱼,想怎么吃?”

蓝蓝想了想,说:“做花生米煮鲫鱼吧,那可是外婆的味道,好久没吃了。”

如意背着书包来找蓝蓝一起去学校,看到蓝蓝前呼后拥,羡慕地问:“哇哦,你今天什么情况。”

蓝蓝不好意思地示意自己的服饰:“确切地说,我今天变成了汉代的公主。”

如意哈哈大笑:“公主应该是穿绉纱裙和水晶鞋,头戴钻石公主冠的那种啊。这,这实在是有点意外。而且,也不好看,我不喜欢。”

蓝蓝不好意思地说:“我也这么认为的呢。可结果……”

永恒星上的纳瓦离开望远镜,刚才还很喜欢蓝蓝的服饰跟他的衣服样式比较搭配,可是蓝蓝竟然不喜欢,使得他略显忧郁。将来如果有时间,他可以让她将所有公主的造型和服饰一一尝试。可今天,确实更改不了了。

芬儿说:“那是外国的公主,您是汉族小孩,就该变成本民族的公主。”

如意和蓝蓝相互看看,好像很有道理。

爸爸进屋,看见两个侍女正在喂帕颂吃早饭,左一口牛奶右一口海鱼,得意极了。

如意调皮地问蓝蓝:“你今天是公主,总不能让你走路去学校吧。”

芬儿神秘地说:“哪能呢。”

只见芬儿一个响指,几秒钟后,一辆金色马车,前面站着两个汉代勇士驾驶着,缓缓驶来停在门口。蓝蓝和如意坐上马车,芬儿和抱着帕颂的春云也一起上车,蓝蓝说宠物不能进学校。春云却说,今天蓝蓝是公主,有这个特权。

马车平缓地行驶,如意开心极了,做蓝蓝的朋友太有派头了。

来到学校门口,同学们看到一辆古代马车停靠,纷纷围过来,罗力高声挖苦:“哟,今儿又是扮演的什么角色呀?哦,汉代人,出土文物,哈哈哈……”

如意站在车上喊:“蓝蓝今天是公主!”

同学们哄然大笑,香娜讽刺:“公主也不会穿成这样啊,应该是蓬蓬裙、泡泡袖、高跟鞋、名牌包,这简直就是一个土著,像从岩画上走下来的。”

蓝蓝难过地背着书包下车,竟然因为裙摆限制动作,“啪”地摔下马车,连手掌都摔破了,同学们爆发出长久的嘲笑声。云天和如意赶紧扶起蓝蓝,芬儿示意侍卫制止学生们,蓝蓝咬着牙,又疼又恼,眼泪都快出来了。

如意问蓝蓝,为什么不让侍卫惩罚那些取笑她的学生。蓝蓝忍着痛,微笑着深吸一口气:“他们只是觉得好玩,并没有恶意。”

麻老师见校门口乱哄哄的,赶来对蓝蓝说:“安蓝蓝,你昨天变成教导主任,神通广大到把丰校长他们调到省里学习,今天又玩什么游戏?”

如意得意地说:“蓝蓝今天是公主。”

麻老师的目光像激光扫描仪一样,把蓝蓝上下左右全部扫描一遍:“这分明是汉服表演秀,哪里是公主。真正的公主应该是……”

令蓝蓝纳闷的是,就连人到中年自称有学识的麻老师也认为,真正的公主应该是外国电影里的样子。为什么我们中国古代的公主没那么受到人们的喜欢,甚至连记都记不得?

芬儿和抱着帕颂的春云被麻老师发现:“喂,你们怎么回事?哦,还弄来一辆马车,这表演也太逼真了吧,这得花多少钱?安蓝蓝,好像你家并不富裕啊。”

如意想要辩驳,被蓝蓝制止。麻老师嘲芬儿她们挥手:“出去,出去,统统出去,学校不准陌生人进入!”

两个侍卫跳下马车架住跋扈的麻老师,麻老师喊道:“喂,你们什么意思,真人秀表演不能来真的。”

芬儿教训麻老师:“不得冒犯公主。”

蓝蓝小声对芬儿说:“快放下,他是我们的班主任。”

侍卫放掉麻老师,雨老师走过来,问发生什么事了。麻老师气呼呼地说:“你问安蓝蓝吧,她是我从教二十三年见过的最最多事的学生!”

雨老师看看蓝蓝,微笑着说:“嗯,服装的样式历史味道很浓呢,正好下午要去参观博物馆,可算是用上了。”

芬儿坚决要求跟蓝蓝去教室,说她们汉代公主去女学上课,陪读侍女必须一起听课。要是公主上课不认真听讲,侍女就可以告诉她内容,把上课笔记给她看,甚至还要做“宫廷作业”。

蓝蓝懊恼,这样不就是纵容公主变成上课不认真听讲、不认真完成宫廷作业的坏学生吗?这根本就是在培养一个喜好玩乐、不能按时完成任务、任性娇惯的人。她想变成一个漂亮懂事、优雅高贵、积极努力的公主,不想变成这样不讨人喜欢的、没头脑的蠢货。蓝蓝想要脱掉身上的汉服,对芬儿说:“你们都走吧,赶紧离开!我不喜欢做这样的公主!”

芬儿帮蓝蓝把汉服穿好:“不行,必须到深夜,你才能复原。”

蓝蓝不小心扯断了一根带子,芬儿心疼地说蓝蓝不知道珍惜。整件衣服要花费三十个绣工一整年的时间。蓝蓝惊讶地看着身上的织金凤衣,好像看到绣工们在油灯下日夜操劳,她们的青春就这样耗费在了一针一线一丝一缕里,远古时代人们的生命价值多么低呀。他们把自己的生活捯饬得繁复奢华,不疼惜人民辛苦的付出,怪不得皇室贵族不招大众喜欢。蓝蓝越来越觉得,变成这样的公主,是个错误。

课堂上,雨老师提一个比较难的历史问题,罗力和香娜包括很多同学都一致认为,应该找蓝蓝回答。

如意“呼”地站起来:“大家都不会的问题,凭什么要蓝蓝答?”

学生们沸腾了,因为蓝蓝今天是公主,她就必须比别人聪明,必须为大家解决难题。

蓝蓝捂起耳朵说:“我不是公主,我不要做这样的公主!”

同学们学芬儿的口气起哄:“不行,必须到深夜。”

蓝蓝感到委屈又无可奈何,自己选择的角色,无论是一天还是一辈子,是欢乐还是讨厌,是幸福还是磨难,都必须承受。

下午就要去参观博物馆,但愿这糟糕的一切能有所改变。

 

 

博物馆的“互动项目”

中午放学,芬儿带领春云和其他六个侍女端着考究的饭菜等在校门外,麻老师正挥着手臂喊:“外食不许进学校,听到了没有!”

芬儿喝斥:“放肆,这是给公主送餐,你也敢阻拦?”

麻老师双手叉腰恶狠狠地:“你做你的汉代人,二十一世纪的明月小学我说了算!”

大铁门就是不开,芬儿她们被堵在学校门外,眼巴巴地朝里面看着。

中午刚放学,麻老师在教室门口喊:“安蓝蓝,你要么去门口阻止他们进学校,要么接受处罚!”

蓝蓝和如意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跑到学校门口。当后面的同学跑来看热闹,就看到这一幕:地上铺着滚着丝绸花边的草席,蓝蓝和如意盘腿而坐,芬儿她们就轮流夹饭菜。

永恒星上的纳瓦从望远镜里看着这一切,真希望蓝蓝的身边有一个他的位置。

同学们讥笑,汉代公主就这样吃饭?芬儿说,汉代没有家具,所有人都“席地而坐”,公主也不例外。同学们明白了,哦,原来“吃酒席”就是这么来的。

罗力大笑,这什么公主餐,简直就是路边摊,不,民工餐。

如意想要反驳,被蓝蓝小声拦住:“别理他。”

可两千年前的汉室宫廷饭菜,真不好吃。大块的红烧鹿肉虽然香气扑鼻,但也太大了,一块就够蓝蓝和如意吃一顿了。坚硬的黍米饭、寡淡的青蒿汤……居然还有一碟令人恐怖椒盐蝗虫,还说什么高蛋白全天然。这,这怎么能让人下咽哪。

勉强吃完饭,蓝蓝要芬儿她们和马车在原地等待,侍卫坚决不同意,公主是不可以走路的。还没等蓝蓝下令,就强行抱起蓝蓝放进马车。蓝蓝没办法,邀请雨老师、如意、云天和光右一起坐在马车里,芬儿她们就跟其他同学登上校车。

一路上,来自两千年前的双马驾车很招人瞩目。全班二十六个同学来到位于城西的博物馆,这里正在展出汉代文物。还没进去,同学们和其他参观者就惊呆了,蓝蓝乘坐的马车和大门外用玻璃罩子保护展出的汉代文物马车实在太像了。明月小学的师生居然乘坐汉代文物马车招摇过市,这也太奢侈了。

戴着很厚的酒瓶底眼镜的博物馆考古人员老陈惊慌失措地跑出来,连连惊叹:“复原的太逼真了,其精致程度甚至超过了文物。”

老陈想要摸摸马车,被侍卫制止:“皇家御用,不得靠近。”

老陈透过眼镜看着站在马车上的侍卫:“小子也,你还扮得挺像,跟我拽什么拽?下来,这是文物,平常人等不得触碰。”

侍卫抽出腰间佩剑直指馆长:“再啰嗦就灭了你。”

蓝蓝赶来拦住侍卫,向老陈说明情况,可他就是不信,喊道:“私人不得拥有文物,必须由文物局登记,没收!”

愤怒的侍卫不再分辨,紧勒缰绳,马儿嘶鸣着连同马车腾空而起,瞬间消失。

这下轮到蓝蓝和老陈,以及几乎所有目睹这一切的人都傻了。大白天见鬼,这是玩的什么游戏啊?

再看看芬儿她们连春云抱着的帕颂也全部消失不见,不过蓝蓝身上的织金凤衣还在。只得一步一回头地朝马车消失的方向看着,跟大家走进博物馆。

蓝蓝问如意:“你说他们会去哪里?”

如意打趣地说:“怎么,舍不得可以让你耀武扬威的随从们啦,我的公主。”

蓝蓝摇头:“不是,我担心他们,还有帕颂,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得来。”

这座城市的历史有三千年之久,汉代发展迅速,经历过魏晋南北朝漫长的分崩离析之后,有幸遇上了一位“死了也要爱”这块土地的帝王,他和他的朝代为后世所诟病。但相信每个王朝都是有生命的,“隋”如同来自上天长歌一曲,歌罢则罢。匆匆结束的王朝,就像宾客匆匆散去,却留下了一桌好筵席,直接催生了盛唐崛起。南北一统的隋朝,从文化到法律,都为即将到来的大唐盛世,乃至千秋万代都准备好了。

一位帝王,留下了对这块土地无尽的爱。一条运河,馈赠给了这座城市千年繁华。博物馆内,讲究大气的展区,洁净的玻璃窗内展出的汉代服饰、用具、漆器、玉器,琳琅满目。有名的“广陵潮”更是起起落落了千万年,怎奈沧海变换,潮声远去。如今草木苁蓉,园林环绕,花香鸟语,已不是当年景致。

如意发现橱窗内有一件织金凤衣跟蓝蓝穿的非常相似,蓝蓝对着凤衣伸开手臂试了试,灯光把蓝蓝的影子投射在橱窗内的凤衣上。突然,玻璃窗开始扭曲,蓝蓝和如意一起被吸进橱窗内,准确地说,是另一个陌生的环境,汉代江都王刘建的宫殿内。

蓝蓝和如意惊叫着被穿越到汉代,直接从云中掉落在开满荷花的池塘内,溅起高高的水花,打湿了正在采莲的宫女,遭到女官的唠叨:“尊贵的公主啊,都这么大了,还顽皮得跟猴儿似的。”

女官都还没说完,着急寻找蓝蓝的雨老师和其他二十四个同学也来到这里,蓝蓝和如意喊:“雨老师,救我们!”

雨老师和同学们的服饰都变成汉代的,刚才还跋扈的女官看见雨老师尊敬地行侧身礼:“雨大姑(德高望重的女教师)好。”

雨老师竟然是宫廷女学老师,她们来到了两千二百年前的广陵国。但同学们都不相信,说这肯定是图书馆新开发的互动体验项目,这也太有趣了!怪不得老陈看到马车一惊一乍的,真真假假确实难以分明。蓝蓝也相信她进入了一个体验馆,感觉很开心,过去只在电影里看过穿越,没想到今天自己也能穿越到另外的世界。既然来到“汉代”,就该到处走走看看。

女官赶紧安排一大队足有二三十个侍女撑着绫罗伞,端着水果、点心,提着清水,裹着席子,拿着靠枕,随时侍候蓝蓝。

公主不能走路,必须由四个青壮宫女抬着“手轿”走。蓝蓝不同意,宫女们说照顾不好公主,会被王后打板子。

 

 

“公主”的含义

身穿织金凤衣的蓝蓝由宫女抬着,雨老师和同学们在后面跟着来到郊外。凡是看到公主专用绫罗伞,无论男女老少,统统跪地膜拜,蓝蓝要他们站起来。一向好胜的罗力终于闭嘴,原来汉代的公主这么尊贵,香娜很后悔讽刺蓝蓝。可转念一想,即使再尊贵,若不能赢得大家的赞美,照样是不讨人喜爱的公主。

纳瓦在永恒星上转动他的天文望远镜,可不知怎么,就是看不到蓝蓝身在何处。他怕出什么意外,担心蓝蓝的安危。

汉代的广陵国,百姓富足,除了国王的宫殿,百姓的房子大多是草房,但很讲究,很厚实。村庄稀少,沟渠良田,井井有条。几十米高几个人合抱的大树成片地生长着,随处可见的池塘里盛开着红莲白莲。比现代的莲花花瓣显得细长一些,色彩浓烈鲜艳,远看近观,都像云彩落在了莲叶间。飞鸟的毛色也很艳丽,叫声清脆婉转。云雀在云中欢快的鸣唱,拖着长长的尾巴的锦鸡和长着漂亮羽毛的凤凰鸟悠闲地在林中漫步。野猪、狐狸、野鸡随处可见。空气清新,蓝天澄澈。蓝蓝她们玩得好开心啊,像在天堂般纯净。

一大队浩浩荡荡的公主仪仗走到郊外,看到很多少年男女说笑着,向一个方向赶路,女官介绍说,他们是去看广陵潮。汉代少年男女们结伴而行,相处融洽,并未有“男女有别”这样的情景。

蓝蓝坚持下地自己走路,让抬着她的宫女们休息。当她看到在田里耕种的百姓,要侍女们把水果和点心分给他们吃,蓝蓝给一个被锄头磨烂了手心的老奶奶包扎伤口,蓝蓝给鸟儿喂食吃,帮小狐狸拔出扎在脚上的刺。人们称赞她,乐意做她的子民,鸟兽也喜欢跟她嬉戏。

仍旧不相信这是穿越的罗力懵懵懂懂地小声问香娜,请这么多群众演员,这得收多贵的门票。

大家在森林边玩得正开心,从林中窜出一头猛虎,所有人吓得呆住了。一向不那么大胆的蓝蓝竟然勇敢地站在所有人前面保护大家,对猛虎说:“不许伤害百姓性命!”

猛虎可听不懂蓝蓝的话,猛地一跃,朝所有人扑来!

正在危险关头,侍卫驾驶着那辆在博物馆门前消失的马车从天空飞奔而来,两匹马的背上长出了翅膀,脚下踏着五彩祥云。

帕颂伸直了爪子喊:“蓝蓝,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侍卫飞过来要救蓝蓝,蓝蓝刚想上马车,却被芬儿呵斥:“作为公主,应该先考虑大家的安危。”

蓝蓝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凤衣,明白这件衣服的角色所承担的意义,要侍卫先救大家。

如意对芬儿喊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蓝蓝?既然是公主,就应该优先得到保护!”

芬儿冷冷地说:“这是你们现代人的理解,在我们的朝代,无论是王子还是公主,都应该爱护身边的人,保护臣民们的安全。”

如意似乎听懂了,担心马车坐不下,芬儿神秘地说:“放心吧。”

原来,马车的座位可以随着人数增加而增加。

侍卫用弓箭射击猛虎,蓝蓝伸手一抬侍卫的胳膊喊:不要!

侍卫的箭被射进空中,发出“嗖”的一声。

田间劳作的百姓和随从都目睹了这惊险一刻,纷纷跪地为他们的公主祈福。当大家再回头看那猛虎,已经变成了一位白胡子仙人缓缓飞升,站在树顶。怪不得刚才猛虎作势凶恶,却并不近前呢。仙翁告诉蓝蓝,想要做一个赢得爱戴和赞美的公主,必须爱护她的国家和人民,还有一草一木一鸟一兽。

他相信,蓝蓝已经做到了。

雨老师频频点头,如意和云天他们为蓝蓝庆祝,但蓝蓝却羞愧得低下了头。因为,就在今天早晨,她还为变成不是同学们喜欢的公主而懊恼。包括刚才,还想自己先逃命。

原来,“公主”真正的含义,不是她的外在是否漂亮,服饰是否豪华,举止是否够优雅,而要看她的心灵里有没有对子民的善,和对万物的爱。

蓝蓝紧紧地搂住芬儿的脖子,问他们为什么会在博物馆消失,她好担心。芬儿拍拍蓝蓝的背,说出一个秘密,她也是一位公主,是和刘细君同时代的楚国公主刘解忧。这次应外星人纳瓦之邀穿越到现在扮演汉代侍女,刚开始还担心二十一世纪的孩子会很骄纵,难以侍候。没想到蓝蓝果真像纳瓦介绍的那样善良懂事,心中装满仁慈。

蓝蓝不好意思地笑了,在她心里,渐渐地开始思念纳瓦,那个远在霄汉的朋友。他看似帮他实现“许愿的游戏”,却在给她快乐的同时,给了她诸多感悟,甚至是磨砺。他立于群星之间,关心她,爱护她,给她惊喜,也给她泪滴。

侍卫驾驶着马车在空中飞行,威风吹拂,偶尔有一两朵白云掠过,马车像行驶在空气铺成的通天大道上,平稳而宁静。同学们都在俯瞰大地,在江与海的交汇处,就是美丽的“广陵国”都城。声势如雷的海潮正如千军万马之势涌来,两岸观潮的人群欢呼呐喊,跟着潮头奔跑雀跃。

芬儿说,蓝蓝身上穿的这件织金凤衣,就是当年细君公主小时候穿过的。

蓝蓝感到不可思议:“真的吗?”

突然,同学们都震惊了,芬儿身上的粗麻侍女服也变成了织金凤衣,并且闪耀着五彩光芒,她已经完全变成了解忧公主。原来春云和所有侍女以及侍卫,都是她的随从。

蓝蓝抱住解忧公主,感动地说:“公主姐姐,我喜欢你。”

解忧公主欣喜地看着蓝蓝:“快给我看看你的眼睛,为什么从里面投射出的,每一缕都是慈爱。那个永恒星的纳瓦真是没看错你。”

蓝蓝问:“纳瓦,你认识他?”

解忧公主点头:“是啊,我们是好朋友。”

如意惊讶地叫道:“天哪,那就是说外星人纳瓦真的已经两千多岁了?”

解忧公主告诉如意,纳瓦的年龄恐怕比这个数字还要古老。汉代广陵王的女儿刘细君。两千多年前,十六岁的她,为了给大汉帝国带来和平,远嫁万里之遥的乌孙国,由于道路不通,翻山越岭蹚风餐露宿,在路上走了一年多。遥远的北方太过苦寒,加上思念故乡,年轻美丽而又才华横溢的细君公主去世时年仅二十一岁。

细君公主住在汉帝国皇帝为她建造的“公主堡”内,传授给乌孙国人民很多技艺,比如医药、纺织、耕种。乌孙人都很爱戴她,为她守灵,按时祭祀。用她的名字给女儿和天上的星星署名。由于她对乌孙国百姓的慈悲仁爱,为汉朝换来了几十年边境和平。

解忧公主讲述的细君公主的往事,感动得很多同学都哭了。原来不是我们古代的公主不可爱,是因为她们的事迹已经没多少人记得。

 

 

爱的星星

哭得一塌糊涂的如意拉着蓝蓝和解忧公主的手,哽咽着说:“我,我向你们道歉,从此不再认为只要穿着蓬蓬裙和水晶鞋才是真正的公主。我想,只有心灵美的公主,无论穿什么衣服,吃什么食物,都是最高贵,都是最值得我们喜爱的。”

如意的话赢来阵阵掌声,雨老师微笑着默默地点点头。

太阳快要落山,几颗星星升起,解忧公主指着西北天空一颗玫瑰色的星星说:“看,那就是乌孙国人心目中的细君公主,她变成了那颗星星的守护神。”

所有人都仰望着西天那颗玫瑰色的明星,默念着为保护人民作出牺牲和贡献的神圣的公主。

直到看到马车从天而降,出现在博物馆前的大街上,确定蓝蓝是安全的,纳瓦悬着的心才落下来。因为连他也弄不明白,为什么穿越到其他时空,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马车把同学们和雨老师送到学校大门外,天都快黑了。麻老师火烧屁股地来回踱步,一看到雨老师就指着手表大声质问:“你看看,你看看,这都几点了,你们到底去哪了,家长们急得都快报警了!你让我这班主任以后还怎么当?”

雨老师吓得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件事,麻老师又指着蓝蓝喝问:“说,是不是你搞的鬼,你这个多事的……”

如意假装朝麻老师身后喊道:“沙漠女巫!”

麻老师赶紧回身去看,下意识地捂住嘴,同学们哈哈大笑。

上当的麻老师气哼哼地跟雨老师辩驳:“你是怎么教的他们,连如意都变坏了,自求多福吧,雨老师,我看你是通不过实习期了!”

解忧公主和她的马车还在门外,蓝蓝和同学们为她送别。蓝蓝抱住解忧公主,轻轻地问道:“还能再见到你吗,尊贵的公主?”

解忧公主朝细君公主变成的紫色的星星旁指着说:“那颗粉色的星星是我守护着的,想我,就看看它吧。”

蓝蓝依旧抱住她的脖子:“我想和你多呆会儿。”

解忧公主微笑着说,她还会回来的。现代人不是说每个女孩都是公主吗,要是每个女孩子都能拥有一颗善良的心,一颗能给予爱和宽容的心,那她们就是真正的公主。

如意深深地点点头,问:“那,下次能带细君公主一起来吗?”

马车缓慢起飞,解忧公主一阵欢笑,和地上的同学们挥手告别。至于能不能带细君公主一起来,要看她想不想回到家乡看看。

解忧公主和马车平缓地行使在天空里,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天边的彩云中。蓝蓝突然想起来,喊道:“我的织金凤衣还没还给你。”

解忧公主的声音随着西天的光亮传来:“等到夜深吧。”

晚上,蓝蓝回到家,要爸爸帮她查阅细君公主和解忧公主的资料。这一查,令蓝蓝非常难过。细君公主是历史上第一位和亲公主,更是第一有才华的公主,比昭君出塞还早七十二年。由于她的出嫁,保护了无数百姓安宁,和数不清的将士们的性命。

这就是为人民和国家牺牲自己的公主,是母亲的化身,是当之无愧的民族之魂。

乌孙国位于巴尔喀什湖东南,伊犁河流域,是个很遥远的地方,和今天的伊斯坦博尔接壤,冬天非常漫长。

温柔善良,身世坎坷的解忧公主,在细君公主死后也嫁到了乌孙国。她嫁过去后,继承细君公主的遗志,团结乌孙国人,为穷苦牧人看病抓药。边境和平得以延续。乌孙国人感激大汉朝给他们送去了两位“圣母”,爱护着受苦受难的游牧人。

蓝蓝和帕颂看着西北的天空,一颗玫瑰色的和一颗粉色的星星的光辉更加闪耀,正朝她和帕颂眨着眼睛。蓝蓝问帕颂:“是不是只要对别人付出过爱,做出牺牲的人,都会变成天上的星星?”

爸爸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因为她们把爱种植在了人们的心里,就会化作星星挂在天上,供世人仰望。”

帕颂嘟囔:“细君公主、解忧公主也住在天上,纳瓦他,是不是也是位王子?”

帕颂的猜想让蓝蓝和爸爸同时吓一跳,觉得真有可能。

蓝蓝双手合十,朝着西南天空的永恒星说:“纳瓦,谢谢你让我拥有这么美好的一天,并且使我懂得,无论是公主还是普通的女孩,都该善良,仁爱。”

纳瓦笑了,笑得很甜很甜。他所做的这一切,就是致力于播种爱,让世人相信爱。他前后认识了多位地球上的朋友,这些朋友都拥有善良、友爱的心灵。蓝蓝起初只是他想要付出爱的一个媒介,可渐渐地,在他的心里升起模糊的情愫,思念就像诗,如同地球上飘起的蒙蒙细雨。他渴望离开永恒星,去地球,和蓝蓝见面。

永恒星上,纳瓦挥动双臂大声喊:“蓝蓝,所有懂得付出爱的孩子都是最美好,最尊贵的!”

 

 

守护神的遗憾

可惜,今天不是月圆之夜,蓝蓝听不到纳瓦的声音。

但是,蓝蓝还是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她问纳瓦:“解忧公主说她和你是好朋友,是不是你也是王子?”

纳瓦温柔地说:“是的,我曾经是凌云星的王子。”

永恒星上的纳瓦愣了一下,把眼睛从望远镜挪开,坐在石头上思考起来。关于他曾经生活过的母星“凌云”已经记忆模糊,只记得他和父母以及族人乘坐飞船从那逃出来时,整个星球都在发生可怕的大爆炸,岩浆喷发,天空被厚厚的尘埃覆盖。

解忧公主确实和纳瓦相识,大家也只是偶尔通过宇宙波传达问候,从未见过面。这次纳瓦向宇宙发出“招募令”,希望找一名能帮助蓝蓝成为真正的“公主”的人,解忧公主说蓝蓝居住的城市,恰好是她曾经到过的地方,便应招,就有了蓝蓝变成公主后发生的一切。

解忧公主守护的“解忧星”面积是永恒星的三十多倍,细君公主住的“细君星”更大。宇宙里的小行星和卫星,包括恒星上,住着数不清的王子、公主,还有国王、王后,然而,也有更多的平常人。但必须是被人们怀念的,受世人尊敬的人的灵魂,死后才能飞升进天宇,安歇于自然神指定的星星上。所以,所有“星之子”、“星之女”在守候星星的同时,另有使命。他们必须爱自己守护的星球上的万物,同时还要寻找合适的朋友或伙伴,帮助更多的人们相信爱,传播爱。

纳瓦坐在永恒星上,这里每隔三个多小时就有一次日出日落。每天看着没有云彩的单调的天边,令纳瓦感到麻木。而蓝蓝的天空群星闪烁,月牙挂在楼顶,回答她的只有柔柔吹过的风。

蓝蓝欣慰地说:“纳瓦,谢谢你和你的朋友解忧公主,带给我美好的一天,让我懂得做一个让大家喜欢的公主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

纳瓦点点头,嘴角上翘,欣慰地笑了。自从帮助蓝蓝实现愿望,纳瓦的生活充实了很多。可是,麻烦来了,只有当蓝蓝感到开心,他才会快乐。蓝蓝遇到挫折,他比谁都难过。

蓝蓝困了,想要睡觉。帕颂兴奋地催促蓝蓝许愿,变一个新的角色,好玩的,有趣的。

蓝蓝叹气:“是啊,我也想变一个那样的角色。”

帕颂焦急地喊:“阿呀,你忘了念‘黑哒呜哒,摩里斯哒’了。”

蓝蓝赶紧念了一遍。

纳瓦听到了,这是什么咒语,代表什么意思?而且什么才是好玩的,有趣的?

蓝蓝舍不得脱掉织金凤衣,这是生活在两千年前的古代公主的衣服,能多穿一会儿都感觉很美好。就这样,没脱衣服就睡觉了。

纳瓦祈求自然神,希望能让蓝蓝变一个好玩、有趣的角色。自然神的样子映在宇宙里,只有大概的样子,差不多是透明的,白胡子长头发,像一位慈祥的老爷爷。他一改严肃的态度,笑眯眯地对纳瓦说:“嗯,蓝蓝是个善良懂事的好孩子,只是还缺少点自信,不如用特别的角色考考她。”

纳瓦问:“尊敬的自然神,我想知道,我的父母和族人,他们究竟去哪了?为什么到现在也不来接我离开这里。”

自然神沉默了会儿,声音变得低沉:“自从我让你成为永恒星的‘星之子’(守护神),你就不再是人类,也不会有生死。两千多年过去了,你的父母即使知道下落,也应该不在了,除非……”

自然神没再往下说,纳瓦追问,除非什么?自然神没有回答,消失在星空里。宇宙里一阵风吹来,吹起他的头发。纳瓦呆呆地站着,泪水扑簌簌地掉落。即使是不老不死,不病不灭的守护星星的“星之子”,没有父母,没有朋友,又有什么意思?

茫茫宇宙,星星无数。纳瓦遥望星空,坚信他的父母还在人世,肯定就住在这些星星中,他们总有一天会见面。

纳瓦看向望远镜,蓝蓝家的窗台空空荡荡,她肯定睡着了。

地球上的深夜,蓝蓝的卧室里一片黑暗,织金凤衣发出温暖灿烂的金色光芒,从蓝蓝的被窝里缓缓升起,渐渐地变成了一只凤凰鸟,悄悄地从窗口飞出去。

正在屋顶上的流浪猫艾玛和丢丢还有漏子恰好看到了这一切,惊奇得停住正在吃得津津有味的鱼骨。

豁牙猫漏子举着两个前爪喊道:“喂,神鸟,你要去哪儿?”

凤凰只是朝艾玛它们挥挥翅膀,朝夜空里飞去,消失不见了。

漏子问艾玛:“是我眼花了吗?”

黑夜里,其他的屋顶上出现了好多猫咪的眼睛发出的荧光,那些荧光们随着摇头的姿势动了几下,看来大家都看到了。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 保密声明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扬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行管理:扬州市政府信息资源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84892号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

苏公网安备 32100202010037